《微尘老马本记》

第 11 章

第2章 2.1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1/3/30 9:59:04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我心潮澎湃地顶着“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光环,高唱着《咱们工人有力量》这首激越战歌,熔入那火热的年代。

机械厂在伟大领袖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指示鼓舞下,热火朝天地大干社会主义。我还没有进厂大门,就听见远处传来连续不断呜-呜声,还有不知道什么东西打击地面咚-咚声。啊!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即将工作的战场吗?咚咚声仿佛是那擂响的战鼓,使人振奋。呜呜声像是吹响的冲锋号角,催人奋进。

我兴奋地来到人事科,双手恭恭敬敬地递上了报到证。人事科工作人员带我到一间大会议室门前,微笑着说:“你在里面等一等,一会儿人到齐了就开会。”我连忙点头称是。一进门许多双眼睛齐刷刷地打量着我,我拘谨地坐在靠门口的一个长条椅子上定了一下神。环视周围,呦!已经有这么多战友报到了,一些相互认识的人窃窃私语着。我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挨着个打量着每个人,特别是女生,哦!现在应该称女同事。只一瞥即可,不能盯的时间太长,以免叫人误会,遭人嫌。男女人数好像差不多。

这时会议室门又开了,又进了几个人,我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孔,好朋友蓝新也来了。自从他爸爸被当作走资派、反动技术权威批斗后,他就有意躲着我。加之我也不理解他爸爸为什么要做反动派,也没有主动去找他。后来他爸爸官复原职,还是工程师、副厂长,我不再好意思去找他。只知道他也被分配到工矿企业,没想到也分到了机械厂。

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进来了,坐到了会议室主席位置上。那名人事科工作人员给大家介绍:“这位是厂人事科邢科长,大家欢迎邢科长给我们做指示!”我心里想,哦哟,还是科长,官不小呀,立马有些畏惧。一阵掌声过后,邢科长脸上挂着平易近人的微笑,清了一下嗓子,说:“同志们!战友们!你们好!欢迎你们成为工人阶级的一份子……”邢科长滔滔不绝地从世界革命的形势一直讲到国内的形势,从国内形势一直讲到厂里“抓革命,促生产”情况……全厂由几个连组成,每个连是一个车间,连下面分排和班……总之主题是当前形势大好,不是小好。邢科长简直就是宣传鼓动的天才,激励得我豪情满怀,革命的重担自然而然落在肩上,舍我其谁?恨不能现在就去车间,投身到“抓革命,促生产”洪流中去。邢科长讲完话后说要带我们熟悉厂里生产各个环节。

我们先来到一连铸造车间参观。原来连续不断呜-呜声就是从这里发出的。一座高高的大铁炉子,鼓风机呜呜地吹着,上面呼呼地冒着火焰,携带者火红颗粒从天而降。工人师傅们穿着工作服,脖子上围着已经不白了的毛巾,头上戴着像日本鬼子那种带有布帘的帽子,样子看起来很滑稽。这时一个师傅用细长的钢钎在炉子下部捅了几下,只见一股铁水红流滚滚而出,钢花飞溅到师傅全身。那个师傅也不惊慌,淡定的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令我肃然起敬。这就是毛主席倡导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吧!这应该就是工人阶级的光辉形象吧。红流进入一个铁水桶,快要盛满的时候,那名师傅又拿起另一根头部带平台的钢钎,在平台上做了个圆锥形的泥座,然后对准炉子下部出铁口使劲一塞,铁水四射。几滴炽热的铁水直奔我们而来,观看的人群不约而同的惊呼着向后退了几步。那师傅顺势用肚子顶住钢钎的另一头把手上,铁水红流一下被堵在炉子里。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怦怦直跳的心脏安静了许多。我们跟着铁水桶进了车间,开始浇注铸件。车间里面烟雾弥漫,呛人鼻咽,令人窒息。我们快速穿过车间,从另一个门出去后大口大口换着气。

邢科长又带我们来到二连锻压车间。打击地面咚-咚声就是从这里产生的,震的人心脏也咚-咚地跳。工人师傅从熊熊炉火中夹出一块炽热的钢料放在机器上,在锻锤巨大的冲击力下,钢料奇迹般的变成零件形状。三连焊接车间景象更是壮观,像后羿射日时代多个太阳闪烁着弧光,耀的使人不能睁眼。最后我们去了四连机械加工车间,那里的场面真是气派。一排排机床争前恐后地飞速旋转,发出呼噜呼噜欢快地叫声。整个厂区给人感觉热火朝天,到处都洋溢着大干社会主义景象。

参观完车间我们又回到会议室,新同事们兴奋地议论着刚才所见所闻。邢科长宣布:“厂革委会研究决定,为了贯彻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你们这批青年工人先去挖三个月的防空洞,然后再分工种。”当时我想的是一切听从党安排,党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邢科长继续说:“第一年是学徒工,工资是每月三十元,一年后转正增加一元五角,国家有困难,我们要艰苦奋斗……”我一听马上可以有三十块钱了,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口袋里要是装上这么多钱不知道啥感觉?可能沉甸甸的都不会走路了。马上又批评自己政治觉悟低,资产阶级唯利是图思想严重,还得好好改造……就这样胡思乱想着,邢科长后面讲的啥都没听见。

邢科长又说到宿舍问题,一下把我吸引过去:“宿舍床位不够,希望家在本市的同志克服困难,把床位让给家在外地州的同志,发扬阶级友爱精神……”对我来说犹如当头一闷棍,打的我晕头转向。离家出走是我这几年最大的愿望。再也不愿意听那没完没了的唠叨声;再也不愿意看那像天气一样变幻莫测的脸;再也不愿意干那总是干不完,也干不好的家务事;再也不愿意睡那张腿也伸不直的床。逃去农村看似必然了,却进了工厂。想着这下能住宿舍了,却没有床位。唉叹自己就像林中不知道叫什么可怜鸟,好不容易飞出笼子去了,却找不到窝,不得不飞回去。邢科长最后说:“今天报到会就开到这,明天正式上班,发工作服。”一听说发工作服,暂时忘记了烦恼,穿上工作服才像工人阶级呢。我和蓝新结伴往家走,一路上我抱怨没有宿舍的烦恼,蓝新似乎不太在意,当然他们家房子大,还有自行车呢。

回到家父母就像走马灯似的好奇地问这问那。望着搭在墙角的矮床不知道还要睡到何年何月!正心烦着呢,懒得认真回答,问三句最多回一句,不想回答时就说不知道。母亲问:“宿舍给了没有?”真是那壶不开偏提那壶,就像伤疤长的有些痒痒了,她又来揭一下。我沮丧地回答:“没给,厂里宿舍没有床位。”没想到母亲跟我一样沮丧:“这下没辙了,满指望你去住宿舍,家里面也能宽敞一些。”我吃惊地疑惑着,原来父母也早想把我撵出家去,拔去眼中钉,肉中刺。可能就像小麻雀长大后被叨出窝一样吧?怪不得经常骂我好吃懒做,犟嘴混辩,疯跑傻颠。只要编个理由跑出去,立马没了影。找你干活时,公安局都找不到,吃饭的时候不知道从那钻了出来。这时父亲又开口了:“我给你出个主意,也许能要上宿舍。工厂么,肯定三班倒,你专门要求上夜班,反正别人都不愿意上夜班。”我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忙问:“行不行?”父亲回答道:“谋事靠人,成事靠天。”我有些吃惊,没想到父亲还能说出有点哲理的话,肯定是不知道从哪儿鹦鹉学舌来的。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让我叫苦不迭,刚刚升起的希望瞬间化为乌有。连忙对父亲说:“我们先要挖三个月的防空洞,再分工种,没有夜班吧?”“怎么没有!汽车配件厂挖防空洞就是三班倒,这是当前重大政治任务。”父亲的回答叫我破灭的希望重新冉冉升起。

晚上躺在所谓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以前也没有觉得睡的如此不舒服。真不可思议,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无论如何一定要到宿舍,哪怕条件简陋也行。又想到明天要发工作服了,兴奋的情绪又上了一个台阶。肯定是机械加工车间工人穿的那种背带裤和前进帽,那可是领导阶级标准的最美的时装呀!宣传画上不就是这样的装束吗?穿上那一身行头走在街上,回头率肯定百分之一百五十,一半人会回头张望两次。特别是那些漂亮的……越想越美,越美越想,不一会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叫上蓝新往厂里赶。去的早了一些,还没有开始上班。于是我们东看看,西转转,厂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好奇。不一会新同事都到齐了,一名人事科的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去劳保库房领工作服。每人领了毛巾、肥皂、口罩各两条。蓝色帆布手套四双,我还以为要发白线手套,那戴上多好看。领到的工作服叫我大跌眼镜,也是蓝色帆布做的,宽的像袍子。没有翻领,只有一个小直领,实在不好看。裤子像是个大裤裆。男职工还发了一顶日本鬼子那种带有布帘的蓝色帽子,说是下井有用。女职工发的蓝色军便帽,每人一双翻毛皮鞋。看着这一身行头,忍不住叫人发笑,这要是穿到街上,回头率岂不更高。想起昨天晚上的幻想真可笑。我们去了更衣室换好了工作服,大伙互相欣赏和取笑着,说像是鬼子进村了。出了厂大门,男职工纷纷摘掉帽子装进了衣服口袋,从上到下毕竟都是新的,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从小到大还没有穿过皮鞋,尽管翻毛皮鞋不能擦个锃亮,可是走起路来咯吱!咯吱的,感觉真好。

我们一行人来到工地,人事科的人给我们介绍一个膀大腰圆的人:“这是厂革委会付主任,兼厂防空工程王总指挥。”王总指挥敞开大嗓门:“欢迎同志们加入革命队伍,今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亲密的阶级兄弟了……”王总指挥的欢迎词尽管是东一句,西一句的豪言壮语,但是句句充满着热情洋溢地气息,一下子让我们感觉阶级友爱的温暖。

接下来安排我们下井参观,说是要先熟悉环境。井口是一个大斜坡,一直伸到地底下。我们戴好柳条编制的安全帽,一字排开鱼贯潜入。越往下走越黑,像阿里巴巴的山洞。在昏暗的灯光下勉强看清里面的状况,斜坡中间铺设着轨道,为了运送砂石料和运出挖出的土。下到底部一看,里面还挺宽敞,轨道开始向两边延伸。每一边都有一个深深的已经用石块砌好的巷道,巷道两边还有一些可能是储藏室之类的空间。先参观的巷道有六个工人干活,两个人用十字镐并排把前进方向上的土挖松,然后另外两人用铁锹把土铲到车斗里,还有两人推着车斗到井口,挂上铁钩,一按响铃,地面上开卷扬机的人就把土拉了上去。另外一个巷道正在砌石块,也有六个工人干活,分别砌墙、搬石块、提水泥浆各两人。在挖好的洞上先砌两边直墙,然后支起木架子,再在木架子上砌成半圆弧状的石块顶。为了不影响正常工作,王总指挥催促我们上来。

重见天日后,王总指挥宣布我们这些青工男女搭配,每个洞口分配一些人。男青工下井,女青工在井上准备砂石料和倾倒拉上来的土。还要分成白班、小夜班、大夜班,先各自报名。我记着父亲的话主动报了夜班,蓝新说你报啥班,我就报啥班,我们都想互相做个伴。果然让父亲说着了,报白班的人多。总指挥不高兴了:“这怎么行,三班没法倒了。”报白班的人抱怨不是不愿意上夜班,而是家在本市的人不给宿舍,晚上没了公交车咋回家呀。总指挥不信地问:“谁说的?”大伙异口同声说:“刑科长说的。”“那好,这事我来协调,如果有睡觉的地方,你们谁愿意上夜班?”王总指挥自信地问道,报白班的人纷纷表示愿意,看来想逃出家门的人,不只是我一个。王总指挥呵呵大笑道:“又不是放羊,都喜欢成群结队啊!”然后他根据缺口挑了一些看起来结实一些的人上夜班。我庆幸听了父亲的话,首先就报了夜班,姜还是老的辣呀!看来不是我一个人急切地逃离父母的监控,是啊,谁不知道自由自在地多爽快呀!

我和蓝新高高兴兴地回家休息,等到晚上再来上夜班。一路上新帆布衣服相互摩擦发出唰!唰!唰的声响,翻毛皮鞋也不甘寂寞地咯吱!咯吱的叫唤着,两种声音一唱一和着,似乎就怕别人不注意。自己也觉得神采奕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回头率少的可怜,还不知道是羡慕,还是觉得奇怪。进了汽车配件厂家属院,关注的眼神才多了起来。还有一些人主动打招呼,但都是朝着蓝新。不过是顺便把我瞟了一眼,施舍地撒了一点余光,我当然明白为什么。

回到家母亲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笑道:“呵!人模狗样的还像那么回事。”我语文学的最差,一个大字不识的母亲给我出了一道复杂的语文题。一下也分析不出是褒义句,还是贬义句,也懒得费那个脑子。说不定今天晚上就可以不回家了,想到这,把刚才无词形容的那些眼神也忘了。

晚上我和蓝新赶到工地,听到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在王总指挥的要求下,总务科成品库房里有一块空地可以给男青工睡觉。女青工安排到办公楼上面,毕竟防空工程是头等政治任务,必须全力保证完成。有了宿舍终于可以独立、自由地飞翔了。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了,干活也不觉得累,不知不觉到了下班时间。我们几个到了成品库房门口,值班师傅开了门,我们进去一看,支了一些行军床。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床,马上就觉得又困又乏,合衣倒头便睡。尽管远处机器隆隆,似乎什么也没听见。

本文标签:

审核:忞齐斋主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微尘老马本记》第11章 第2章 2.1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