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老马本记》

第 10 章

1.10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1/3/27 12:39:36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一天,班主任王老师告诉我们,由于你们这一批学生年龄偏大,再继续上中学会影响弟弟妹妹入学。因此上级领导决定让你们毕业,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伟大指示,上山下乡,在社会这个大课堂“经风雨、见世面”。大多数同学们一听要毕业了,而且像哥哥姐姐们一样胸前戴着一朵鲜红的大花,垂下的绢条上印着“光荣”两个字。坐着大卡车去“战天斗地”,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兴奋地不得了。王老师还给我们布置了任务,每人写一篇决心书,挑选写的比较好的同学做代表,过几天在学校召开的上山下乡动员大会上发言。

学校已经停课了,再也不用交作业了,简直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回到家把即将毕业的消息告诉了父母,父亲诧异地说:“这么快就毕业了?虽然跨了三个年头,实际上只上了一年半!”母亲闪电般地接过话头:“还整天疯癫傻跑,正经东西没有学多少!”今天我没有心思跟她理论,免得跟我胡搅蛮缠。一个家庭妇女的政治觉悟怎么能够理解“胸怀祖国,放眼世界”革命意义。况且马上就要离家出走了,再也不用听天天雷打不动的唠叨数落课,忍耐!忍耐!!再忍耐!!!暗自鼓励着自己。

不过仔细想一想母亲讽刺也有一点道理。回想这一年半的“复课”,数学学到了一元一次方程,物理力学部分学到多一些,化学学了一些基本酸碱盐反应式,语文学了不少革命烈士和英雄人物的事迹。“闹革命”那可丰富多彩了。学校响应毛主席:“学生不但要学工、学农、学军,还要批判资产阶级……”的号召,除了参加政治运动外,还走出校门进行学工、学农、学军。

学工一个月是在汽车大修厂进行的,同学们被分配到各个不同工种。我被分配到喷漆车间,工人师傅只教我刮腻子、喷底漆,面漆由技术好的工人师傅亲自喷。看着一辆辆经过我们手变成崭新深绿色的解放牌汽车开出车间,感觉工人阶级顶天立地真伟大。尤其还有自己的汗水在里边,自豪感悠然而生。工人师傅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团结精神,谁家有困难大家都主动帮助,谁带了好吃的大伙分着吃。那些结了婚的师傅们整天寻乐呵,不分男女老少相互开玩笑,大多是肚脐眼上下内容,叫人听了又尴尬又新奇。

学农也是一个月。打好的行李往卡车上一放,人坐在行李上兴高采烈地去了生产队。住在农民腾出的空房子里,地下铺着麦草,上面铺着行李,近二十个男生一个挨着一个睡。农村的生产、生活对我们来说是新鲜好奇的。刚去的前几个晚上,同学们兴奋的睡不着。各种枪声、炮声,声声入耳,有嘟嘟嘟的重机枪;达达达的歪把子轻机枪;还有清脆的三八大盖。有轰轰轰的迫击炮;咚咚咚的高射炮;还有带着呼啸的榴弹炮。每一个枪炮声都能引来一阵哄堂大笑。最能引起公愤的是哑炮,能产生一阵追查来源骚乱。还引出了一首打油诗:“屁-屁-屁,屁是人的一口气,它要出来做游戏,惹得大家不乐意!”即所谓“臭屁不响,响屁不臭”。我很是纳闷,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因果关系?后来尽管大伙天天晚上咬牙、放屁、说胡话、打呼噜,演奏的交响乐此起彼伏;屁臭、脚臭、汗臭、狐臭、尿臊臭五味俱全,但是同学们早已人困马乏没心思欣赏了。

同农民一起开坡整地、种菜施肥、喂养生猪、收割麦子。尽管样样农活又脏又累,刚开始同学们干劲十足,后来渐渐地高涨的热情开始减退。尤其用镰刀割麦子,整天弓着腰,右手掌磨起了水泡 ,左手掌被麦杆划出了一些小口子。晚上收工后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手脚都不愿意动一下了。真真切切地在灵魂深处体会到“粒粒皆辛苦”呀!吃的麦子比割得麦子还多,只见造肥的能力在增长,干活的能力却在下降。带来的粮票都交上去了,肯定不够,只有剥削贫下中农了。同学们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鼓舞下,终于完成了学农的任务。带队老师表扬我们:“虽然皮肤晒黑了,但是心更红了,与贫下中农更贴心了。团结互助、吃苦耐劳和自理、自立、自信、自强的意志品质增强了……”

学军是两周时间,别说没放上一枪,就是真枪也不让摸一下,只扔了几个假手榴弹。跟解放军尽练了走队列,图谋不轨地想捞顶真军帽也没机会得手。

学校上山下乡动员大会按时召开了,每个班选了一名学生代表上台表决心。这些同学的发言一个比一个精彩:“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紧跟统帅毛主席,满怀豪情下农村,广阔天地炼忠心”“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我恍然大悟自以为抄的够好的了,为什么没被选上。他们抄的像是发自内心的声音,能让人看到广阔天地,能叫人热血沸腾。积极响应的决心一个比一个坚定,有一个同学叫我佩服的五体投地,让全体同学肃然起敬。他为表示扎根农村的决心,咬破手指写下血书,坚决要求扎根农村干革命,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我偷偷地咬了一下手指,还没怎么使劲就疼的钻心,都说十指连心果然不假。想甩甩手指又不好意思,真是不可思议怎么能下的去口。我想他一定能像“白公馆”“渣滓洞”的江姐、许云峰等革命烈士经得起敌人的酷刑。我呢?有可能像叛徒“蒲志高”……呸!又骂自己可耻!还有些同学到烈士纪念碑前宣誓,继承先烈遗志,革命到底不回头,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大会上豪言壮语像天上的云朵一样,一堆一堆的快速飘移着,也像惊雷通过高音喇叭滚滚而来……

伟大领袖巨手一挥,“上山下乡”的形势如火如荼。家有毕业的学生都在积极准备行李,随时准备“插队落户”。我和姐姐同时毕业,父亲买了两张毛毡,说是可以防潮。又把被我画成地图累累的褥子拿去重新弹了一下。弹棉花的师傅怨声载道,嚷嚷着说亏吃大了,尿臊味差一点把他熏昏过去,不加点钱不行!母亲可有了数落我的话题,说生了个讨债鬼,弹个褥子都比别人多花钱……我把耳朵关上,也不做声,反正从小就说我脸皮厚的像城墙的拐弯处。况且马上就要像逃出笼子的鸟,自由自在地飞翔在广阔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想到这些就盼望赶快分配。

终于盼到了发榜的日子。等我赶到学校,红纸黑字的榜已经贴出来了。围了很多同学睁大眼睛在寻找自己的名字,并且议论纷纷。这时祁向民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我刚想上前打招呼,只见他低着头,沉着脸从我身旁过去。我觉得纳闷,不知道是不想理我,还是真没看见。我一头雾水地挤进了人群,红纸最上边写着 “光荣榜“三个大字。下面几行写着:为了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经学校革委会研究决定分配方案如下。第一部分赫然写着分配去工矿企业名单,我吃惊不小还有去工厂名额?赶快搜寻自己的名字。突然我的名字出现在眼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真的,该不是重名了吧?没错呀!写的就是二连一排。只觉得左胸口狂跳不已,脑袋一阵眩晕。待回过神来,又急忙找姐姐的名字,没发现。紧接着赶快看下面,第二部分是分配去三线军工企业名单,眼睛像放大镜一样仔细寻找姐姐的名字。啊!找到了!找到了!第三部分是分配去农村名单,我已经没有心思关心几个好朋友的去向了,赶快回家报告好消息。

过了几天,班主任王老师召开最后一次班会,主要讲了分配情况及后面的安排事项。根据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工矿和三线军工企业都需要新生力量,但是只有百分之十的名额,教室里气氛凝重。没想到还有工矿企业名额,谁人不想去?挣工资总比挣工分强。毛主席都说了:“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而且还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光荣啊!伟大啊!觉得大部分同学的目光都在羡慕地注视着我,心里面美滋滋的。幸亏没有被选上动员会发言代表,不然的话……不一会又感到羡慕的目光变成了钢刺,使我如坐针毡。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原先几个一块回家的同学也有意躲着我,还有一些同学说话阴阳怪气的。原先的热眼转眼间变成了冷眼,我好像掉进了一眼枯井。孤独、寒冷、无助,期盼着有同学能来到井口边扔下一根绳子,我的期待始终没有出现。

我和姐姐同时分配去工矿企业这件事在汽车配件厂引起不小的噪动。他们到处嚷嚷,自己家一个孩子都分配去农村,而且厂领导的女儿也不例外,老柯家两个孩子都进工厂。真是奇了怪了?一时间传言四起,说老柯神通广大有通天本事。或者与学校革委会领导沾亲带故,要不就是送了多少“三转一响”……云云。父亲对传言也不生气,也不辩解,他认为是一种“有能耐,看得起”的体现。整天咧着合不拢的嘴,眼睛都咪成了一根线了,长期干木工活形成的驼背似乎也直了许多。多年病休吃劳保,穷困潦倒不知道遭了多少白眼,这下可扬眉吐气了。不爱出门的母亲,也借着上厕所、倒脏水的机会与隔壁邻居胡扯一通。就怕别人不知道,高八度的声音随风飘来,我在家门口都能听见。她们都知道我母亲说话不过脑子,都想套出些什么来,以解心中疑惑,我知道他们是枉费心机。

其实只有我们家的人知道内情,那都是些没有影子的无稽之谈。一个大家族没有一个朝廷入品的命官,大多数都是顶着一脑袋刨花的木匠。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三转一响”这些紧俏货都凭票供应,没有了不得的关系根本搞不上票。这段时间父亲不再骂母亲出门谝闲传、躲清闲。说实在的,至今都没有搞清楚我和姐姐怎么会同时分配到工矿企业,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命运吧。

本文标签:

审核:忞齐斋主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微尘老马本记》第10章 1.10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