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老马本记》

第 9 章

1.9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1/3/27 12:37:59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一天,军宣队领导在全校师生召开的“一打三反”运动动员大会上,先讲了目前的形势:在伟大领袖毛主席“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和“要准备打仗”的伟大号召鼓舞下,全党全国亿万军民紧密团结,斗志昂扬,“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形势大好。但是,国内外阶级敌人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苏修正在加紧勾结美帝,阴谋对我发动侵略战争,国内的反革命分子也乘机蠢动,遥相呼应。这是当前阶级斗争中值得注意的新动向。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妄图仰赖帝、修、反的武力,复辟他们失去的天堂,加紧进行破坏活动。有的散布战争恐怖,造谣惑众;有的盗窃国家机密,为敌效劳;有的乘机翻案,不服管制;有的秘密串连,阴谋暴乱;有的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破坏社会主义经济;有的破坏插队、下放。这些人虽然是一小撮,但无恶不做,为害很大……他们有的侵吞国家财物,霸占公房、公产;有的利用机关、学校和企业、事业单位的撤消或合并,私分公款、公物;有的倒贩票证,倒卖国家物资;有的私设地下工厂、地下商店、地下包工队、地下运输队、地下俱乐部;有的行贿、受贿、走后门,私分商品;有的大搞黑市活动,牟取暴利。他们千方百计以“腐蚀侵袭,分化瓦解,拉出去,打进来”的手段,企图瓦解革命队伍,破坏新生的革命委员会。这是新形势下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可是,有些单位大兴土木,讲排场,摆阔气,请客送礼,挥霍浪费国家资财。这种铺张浪费的资产阶级作风,严重地影响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和当前的战备工作,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操场上鸦雀无声,我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觉得阶级斗争的形势很严峻,到处都有坏人。然后军宣队的领导又布置今后的任务:党中央发出了《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和《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号召,各地要根据斗、批、改的发展情况,全面规划,具体部署,放手发动群众,打一场人民战争,掀起一个大检举、大揭发、大批判、大清理的高潮。要选择一批典型案例,交给群众,广泛讨论,召开群众大会,大造声势,发挥无产阶级的政策威力,狠狠地打击阶级敌人的反革命气焰。号召犯有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罪行的人,坦白交代,检举揭发,立功赎罪。在全国开展“一打三反”运动,为了落实战备,巩固国防,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有反必肃”的教导,对反革命分子的各种破坏活动,必须坚决地稳、准、狠地予以打击。而且继续深入开展“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对在文化大革命进程中,以各种名义、各种方式揪出来的地、富、反、坏、右、特务、叛徒、走资派、漏网右派、国民党“残渣余孽”进行大清查。最后,要求同学们坚决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积极参加各项政治运动,在运动中锻炼成长,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会后同学们个个兴奋不已,纷纷表决心,不能辜负毛主席的期望。一股壮志豪情如烈火般在我心中腾腾升起,感觉全身的血液开锅了一样。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场运动中好好锻炼自己,争取成为新一代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各班都分配了参加政治运动具体任务和片区,我们班被分配在八家户片区。据说这个片区无业流民多,成分复杂,阶级斗争形势异常严峻。姨妈的新家就在这里。

文化大革命初期,大姨夫作为“历史反革命分子”被两派革命群众轮番批斗,一家人陷入悲伤和恐惧中。姨妈为人热情、善良,以前邻里关系非常好。如今都唯恐避之不及,也没人跟她们家的孩子一起玩了。一天,在上厕所的路上碰到大姨夫,我觉得很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再问好。不问吧,他是大姨夫,问好吧,向“反革命分子”问好又觉得别扭。大姨夫再也没了往日的笑眯眯,而是低眉垂目。偶尔一抬眼皮,冒出冷飕飕寒光。我心里一哆嗦,掠过一丝念头,过去是笑里藏刀?于是以后尽量绕行,偶尔碰到了就装作没看见,反正他老是低着头。

有一天,听见院子里一阵大乱,吵嚷声和叫喊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我赶快冲出家门一看,记不清是那一派革命群众正在抄姨妈的家,周围有许多人围观。革命群众先把一张四方形的矮饭桌抬到门口,然后勒令大姨夫站在桌子上示众,脖子上挂着牌子。革命群众翻箱倒柜把值点钱的东西都抄出来堆到门口展示。又用洋镐和铁锹在家里东挖西铲,寻找私藏宝物。围观人群中有人议论说大姨夫有八个皮箱金银细软,结婚的时候那个排场叫人直咋舌……这时一名似乎是抄家的头领,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右手高举着几件金首饰让大家看。并且大声说:“看看!你们大家看看,这就是剥削劳动人民的证据。只有地主资产阶级才会拥有金银财宝,只有反动派才会把它当作宝贝……”围观的群众惊叹不已。

我从来没有见过金子,看着金灿灿的宝贝,眼珠子都直了。此时姨妈也跟了出来,抄家的头领举着胳膊喊着口号,开始批斗大姨夫。大部分围观的人群也跟着伸拳头。突然姨妈哭喊起来,跺着脚,手指着大姨夫揭发“反革命”罪状,并且宣布要与大姨夫离婚,坚决划清界限。我把身子躲在大人后面吃惊地看着,姨妈一瞬间变得不认识了。同时为姨妈革命觉悟感到欣慰。抄家的头领看揭发的罪状也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再也抄不出什么罪证,拿着战利品扬长而去。过了一段时间,汽车配件厂把所有的“牛鬼蛇神”统统赶到八家户劳动改造。不久传来噩耗,大姨夫有一天晚上吊在一棵歪脖子榆树上,被定性为“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死有余辜,遗臭万年”。这件事对我们家震动很大,母亲唉声叹气了好长时间。随后姨妈家被发配到这个城乡结合部……

我对上午的复课兴趣不大,一听课就瞌睡。屁股坐的疼,腰也疼,脑袋昏昏沉沉的。语文、数学、化学、物理就像母亲做的烩菜一样在脑子里理不清,按父亲的话说就是心玩野了。到了下午闹革命时,就像打了鸡血一般来了精神,东跑西颠的不知疲倦。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助片区革委会号召广大群众,检举揭发,清查批判,那些通敌叛国、阴谋暴乱、刺探军情、盗窃机密、杀人行凶、纵火放毒、反攻倒算、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和抢劫国家财产、破坏社会治安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从而把隐藏的敌人挖出来。还要对于那些罪行较轻者,促使他们坦白交代,立功赎罪。对于那些死不悔改的人,交给群众批判、斗争,把它斗倒、批臭。我们具体工作是挨家挨户通知开会,带领学习文件,调查取证,动员检举揭发,参与组织批斗会。

一天,片区革委会主任召集我们开会,严肃地说:“最近通过深入地检举揭发,又挖出一批阶级敌人。罪行重者已交给了公检法,有几个罪行较轻不够判刑者,要在批斗大会上坦白交代,立功赎罪,教育广大群众。会议明天下午召开,你们的任务是……如此这般地交待一番。”

第二天下午,批斗大会在一个大院子里召开,院子周围插了一圈红旗。一面墙上挂着一个红布横幅,上面别着菱形的、用墨汁写成的“八家户批斗大会”几个白纸黑字的大字。下面放了一排长条桌作为主席台,上面坐着片区革委会成员和我们带队的辅导员。高音喇叭反复喊着关于“一打三反”和“清理阶级队伍”的指示,每一句话都是刺向阶级敌人心脏锋利的匕首。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浑身热血沸腾。参加大会的群众都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带的小板凳上,有些人惊恐不安地低着头。我们左臂上都戴着红袖标,上面印着“执勤”两个白字。女生负责大会秩序,男生负责押解“坏分子”。随着主任一声令下,我们每两个人扭着一个“坏分子”的胳膊,押到主席台前面,面向群众站成一排,会场一阵骚乱。主席台上有人带领着呼喊口号,主要是打倒、批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无产阶级专政万岁……会场上呼喊声震撼着每个人的身心。“坏分子”们胸前挂着牌子,上面写着“反革命分子”“投机倒把分子”“贪污盗窃分子”“腐化堕落分子” “国民党残渣余孽分子”等等。我押解的“反革命分子”低着头,弓着腰,脸色惨白,浑身颤抖,满头大汗。不由得生出可怜之心,但马上“意识”到这是资产阶级温情主义,便提醒自己“对敌人的同情,就是对人民的犯罪”,要提高警惕,不要被阶级敌人的表面现象所迷惑。

批斗大会正式开始了,先是领导讲话,无非是国内外革命形势一片大好……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批斗会的重要意义等等,台下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然后群众代表一个接一个走上台发言,挥舞着拳头,瞪着眼睛,扯起嗓子,义愤填膺地检举、揭发、批判“坏分子”们的罪行。发言结束时都要喊几声口号,大多数发言者只举一只胳膊喊口号,有的举两只胳膊,还要蹦踏几下。按照批判稿的罪行每一个“坏分子”都该枪毙了。

我押解的是一个五十多岁体格健壮的男人,罪名是“现行反革命”。起初还有些惧怕,但在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下,我有一种气壮山河的感觉,挺着胸,抬着头,环视全场台下群众。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亲身参加“阶级斗争”,不再是旁观者了,我感觉很自豪。突然后排一个人进入我的视线,咦!那是姨妈吗?尽管她低着头,但从她那熟悉的身影判断一定是她。我一下心慌起来,似乎自己就是批斗大姨夫的押解者。但是一想到要不是姨妈跺着脚地要与大姨夫离婚,划清界限,也许大姨夫不会自杀,想到这心里面坦然了许多。

轮到该批判我押解的人了,一名揭发者说亲眼看见他撕了一条印有毛主席头像的报纸卷烟抽。不但把毛主席撕成两半,而且还烧掉,罪该万死!那名“现行反革命”声嘶力竭反复狡辩:“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并且晃动着身体挣扎,我们两个拼命使劲按住他。这时主席台上有人高呼口号:“打到现行反革命份子!……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他领喊一句,台下喊成一片。我直觉得血向头上涌,“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你竟敢如此丧心病狂,快感在手掌中跳跃着,不由自主举起右拳朝他的脸上就是一下子。那名“现行反革命”啊哟!一声,猛然挣脱双手捂住脸,哇!哇!乱叫。台下不少人喊着:“打的好!打的好!”待那个人双手离开脸时,可不得了了,满脸血糊糊的。鼻子还不停地向下滴血,左右手轮番捂鼻子,两手也粘了不少血渍。这时台下突然一瞬间鸦雀无声,空气仿佛凝固了。我傻愣愣站在那,脑袋一片空白。紧接着台下一阵纷乱,主席台领导们也在交头接耳起来。不一会来了几个管制人员押解着那名“现行反革命”下去了。接下来批斗会如何结束的,又是怎样回的家,都记不得了。那天晚上恍恍惚惚,似睡非睡的,只要一闭眼睛就有一张满脸血污,呲着牙,咧着嘴的鬼脸,刷!的一下出现,赶都赶不走……

一天,父亲给我说钢钢来报信,二大伯家要被“疏散”到农村去,我们过去看看。我和父亲来到二大伯家,他家有一栋平房还带着一个院子,斜对面就是长途汽车站。二大伯个子不高,精廋,有些驼背,小方脸,五官有棱有角的。据父亲说长相像我奶奶,性格像我爷爷。见我们进了门,五官中只见嘴皮微微动了一下,其他部位毫无反应地蹦出三个字:“来了,坐。”就再没了声音。薄唇紧闭,眼皮低垂,我觉得有些尴尬。父亲说过二大伯不爱说话,但绝不是“闷葫芦”,心里面做事呢,主意大的很。打家具和做门窗技术好的都有些名气了,刚解放时好多单位都要他,人家尿得高,才不干呢,常说“好汉不挣有数的钱”。我刚解放就进了汽车配件厂到现在,我就是孬种?我也是高工资!还是全民所有制的铁饭碗。父亲经常得意地提起此事,我的耳朵已经听出老茧了。

这时幸亏二大妈一阵风地从里屋出来了,熔化了冰冻的气氛。二大妈也是个小个子,看起来也精廋,皮肤略黑,小圆脸,五官除了眼睛其他都小巧圆润。说话的声音比身子走的还快:“啊呀呀!有些日子没见了,把人想的不行么……哦哟!蒙蒙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二大妈一边沏茶倒水,一边把我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夸了个遍,夸的我浑身上下不自在。二大妈从一出里屋就开始不停地说,一句跟着一句,包括回答疑问句的机会都不给。我想不明白她是怎样奇妙地换气,不知道是天生爱说话?还是为了显示一颗黄灿灿的金牙。

二大伯还是一声不吭,只是眉头略微有些皱。父亲见缝插针地瞅准时机插了一句:“听钢钢说你们要疏散了?” 二大伯只嗯了一声。二大妈立马晴转阴,又说出了一车话:“街道革委会通知,为了备战备荒,要把我们这些城里闲散人员疏散到农村去。这一栋房子被征用了,办成工农兵旅社……珠珠和玲玲都已经下农村接受再教育去了,钢钢和强强也要跟我们去农村,我们一家子都被发配到东南西北了……”

二大妈说着说着阴转成了小雨:“你听听!下了半辈子苦,到成了闲散人员……都怪你哥不愿意干公事,怕被人管,嫌挣钱死……现在被人叫做无业游民,连自个的娃娃在同学面前都抬不起头……看病还得自个花钱……如今还落了个这么个下场,把娃娃们都给害了……还是你五叔看的长远……”二大妈一边说一边抹眼泪。我看父亲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仅仅是一闪,立马回复原样。

二大伯眉头锁的有些紧了,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来:“只要有双手,到哪儿不能刨食吃!”父亲也许觉得此时此刻话也不好说,于是起身告别并客气了一句:“我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吭一声。”二大伯还是一声不吭地把我们送到屋外就止住了脚步。二大妈一直送到院门外还不善罢甘休,嘴里面反复地挽留着吃了饭再走!口气坚决地似乎不吃饭,就要生气了。尽管知道是客气话,但热情的还是让人心里面暖乎乎的。

本文标签:

审核:忞齐斋主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微尘老马本记》第9章 1.9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