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老马本记》

第 7 章

1.7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1/3/27 12:34:54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汽车配件厂家属院掀起了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早请示,晚汇报”的热潮。我家住的院子也积极响应,除了“牛鬼蛇神”所有的大人小孩都必须参加,这是对毛主席的感情问题,没人敢不参加。组织者是我的好朋友永生的妈妈。永生妈是一个廋高个子,走路风风火火的,说话大喊大叫的,好像在与人吵架似的,是公认的文化大革命积极分子。

“早请示,晚汇报”的过程是大家面对挂在她家房门上方的毛主席像站立,右手拿《毛主席语录》放在胸前,由永生妈领读。她先高声喊道:“首先,让我们敬祝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此时我们所有人同声高呼:“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同时大家将右手向右上方连挥三次《毛主席语录》。然后永生妈再大声喊道:“敬祝他老人家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所有人此时高呼:“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众人右手亦同时向上连挥三次。祝愿完了,就是唱《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革命歌曲。唱完歌以后,就是读毛主席语录。永生妈大声命令道:“让我们翻到《毛主席语录》第几页,第几段。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然后大家齐声朗读。所读内容结合当前形势和批评、自我批评有关的语录。读完语录,活动才告结束。就这样大家自觉自愿虔诚地按规定的时间,每天起床后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请示”和晚上睡觉前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汇报”这一天的革命工作、政治学习、参加政治活动表现。 

一天早晨我去的稍微晚了一些,“早请示”正准备开始,我就悄悄的站在最后一排。好朋友站在前一排,看到他头戴一顶军帽很是诧异,忍不住通了通他的腰。他一转身,我指了指他头上的帽子,他神气活现地刚想在我面前夸耀。永生妈严肃地呵斥道:“后面的人严肃一点,这是政治任务!”顿时人群鸦雀无声。“早请示”开始了,大脑、眼睛、嘴巴三心二意地各行其事。嘴巴在做“早请示”,眼睛盯着军帽不放,脑子与眼睛是一伙的,在想军帽是正宗军货还是仿制货。好像还看见他左胸前别着一枚小的毛主席像章,从那儿搞来的?他们家路子够野呀!叫人羡慕的都有些嫉妒……

好不容易政治任务结束了,我迫不及待地问好朋友,军帽那来的。好朋友说:“我哥抢了一顶新的,就把这顶旧的给我了。”我疑惑地又问:“抢来的?那不成了抢劫犯!”好朋友说:“我哥说‘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时就穿军装,还号召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抢戴军帽都是因为崇拜解放军,不算犯罪’。就连这个毛主席像章也是我哥抢来的,热爱毛主席那更没错了!”我似乎觉得有道理。此刻非常想戴一下军帽,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说,那是人家心爱之物呀。于是假装说看看是正宗军货还是仿制的。好朋友取下军帽叫我看,说:“是仿制的,帽子里衬上没有加盖长方形的红印章。我哥说‘真军帽少的很,一定要抢一顶真的’!”我接过军帽赶忙戴在头上,那一时刻,仿佛变成了一名英武的解放军战士,光荣啊!自豪啊!此时让我去像黄继光堵枪眼,像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绝不会犹豫。好朋友看我恋恋不舍的样子,一伸手摘掉了军帽,端端正正地戴在自己头上。我刚才的美好感觉顿时灰飞烟灭。临分手时我突然说:“你哥抢军帽时能不能把我叫上!”好朋友答应问一问他哥,然后各自回家去了。

一天傍晚,好朋友来找我,说他哥今天晚上有行动。让我们站岗放哨,我感觉即恐惧又兴奋。我们两个来到工人文化宫门前,看到好朋友的哥哥正在和其他两个人说着什么。看到我们过来了,就给我们交代任务。叫我们负责注意周围情况,一旦发现察子(警察)或被抢人的帮凶来了,赶快吹暗号通知我们。我们俩跟着三个大哥哥一路上威风凛凛地搜索着猎物。也发现了一些使人眼热猎物,但不是对方看起来凶恶不好就范,就是似乎有些眼熟。好朋友的哥哥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免得叫别人认出来。我们去汽车站,那儿外地人多!”我心里犯嘀咕,万一遇上二大伯家的人那就麻烦了。

我们一伙在汽车站转了几个圈也没找到合适的目标。刚想转战其他地方,突然看到一个人从饭馆里走出来,看装束和肤色像是兵团农垦团场来的。头戴一顶旧军帽,大哥哥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好朋友的哥哥盯着对我说:“你去练练手?得手后往那个小巷子里跑,工人文化宫门前集合,我们掩护你!”当时我一下紧张的不知所措,不是让我站岗放哨吗。看着他犀利的目光,知道如果不去今后肯定不要我了,只好点头答应。他们迅速散开,我慢慢地绕到那个兵团人后面,离他越近心跳的越快,我自己都能听到嘭-嘭-嘭的声音。到了伸手能够着距离,又犹豫起来,一抬头同伙们都看着我。于是下定了决心,一把抓下兵团人的军帽一阵急跑。只听着后面不断地大喊大叫:“抓强盗呀!我的军帽被抢了!”我看到周围的人都停下脚步,他们的目光像箭一样集中射向我。当时的心情就像过街的老鼠,只是没有听到人人喊打声。我印象中那个年代在毛主席人民战争的威力下,黄、赌、毒一扫而光了。别说抢了别人的财或物,即便就是偷了,一嗓子抓贼,见义勇为想当英雄的人多得是。不把你打个半死才怪呢,要不就扭送公安局重判。奇怪的是抢军帽和毛主席纪念章除外。我以最快的速度窜进小巷子拐了几个弯,也不知道兵团人追上来了没有。只觉得喊声越来越小了,也不敢回头看,只顾向工人文化宫方向跑去……

一口气跑到了工人文化宫院子里藏在墙后观望,没有发现有人追赶,逐渐放下心来。急忙看看帽子的里衬上有没有长方形红印章,虽然有点失望是仿制品,但还是迫不及待地扣在头上自鸣得意着。不一会战友们都来了,可能他们一看是仿制品又是旧货,好朋友的哥哥对我说:“你今天表现的很勇敢,像个儿子娃娃,这顶帽子就奖赏给你。”当时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朝思暮想的愿望一下子轻易就实现了,就像半空中掉下羊大腿砸的我晕头转向。回家的路上我问好朋友那个兵团人怎么没有追上来,好朋友讲述了三个大哥哥如何有意阻挡那个人的视线和追赶速度。并且还说从来没有见过我跑的比野兔还要快,说老实话连自己都没想到。

晚上“晚汇报”的时候我和好朋友站在最后一排,两个人得意忘形地相互欣赏头顶上的光辉形象,心里面美滋滋的。“晚汇报”的固定程序做完后该学习毛主席语录了。永生妈尖亮地领读道:“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大家都跟着朗读。我心里面一惊,难道是在说我?永生妈为什么老是向我这边看,她咋知道今天我干了坏事?难道有人通风报信。是谁呀?有可能是好朋友告诉了永生,怪不得选这段语录。觉得大家都在批评我做了坏事,我说大家的眼神怎么不对劲。这下遭了,全院子的人都知道了。要是传到父母耳朵里麻烦就大了,心里面七上八下的。又想毛主席都说了一辈子做好事难,一辈子不做坏事也难。今后不再做坏事就行了,再做真成强盗了。偷偷的看了毛主席一眼,他老人家仍然向我微笑着,心里面稍微踏实了一点。好不容易“晚汇报”的仪式结束了,我赶忙问好朋友:“抢军帽的事你告诉别人了吗?”好朋友疑惑地回答:“没有呀!”我半信半疑又问:“真的吗?”好朋友看我不信就发了毒誓:“向毛主席保证!”我心里才完全彻底地踏实了。

过了几天,好朋友说他哥今天晚上又要行动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工人文化宫门前集合。好朋友哥哥宣布:“今天晚上我们去扫荡西公园!”我听着别扭,好像我们是日本鬼子。公园一张门票是五分钱,我们从来没有买票的习惯,也没有钱买票。文化宫也与公园相邻,翻个墙头就进去了。西公园里面黑乎乎的,在月光的播撒下勉强能看见稀少人影。零零星星还能亮的路灯在高大树木中更显孤苦伶仃。三个大哥哥一边往前走一边紧盯着过往的行人。好朋友的哥哥对我们说:“你们两个分头去两边搜索,看到目标给我们发信号。”于是我们像电影《渡江侦察记》里的侦察兵一样到处寻嗅着猎物。

从小就翻墙头在公园玩大的,公园的一亭一椅我都非常熟悉,知道在哪个丛林下有长条木椅子。搜寻了几个椅子也没见人影,不免有些泄气。当又搜到一个椅子附近时好像听到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噢,有人,于是蹑手蹑脚地靠近观看。支起耳朵仔细听,一阵急促的哼哼唧唧声钻入耳朵。探头从树丛空隙望过去,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蠕动着。咦!一个人跟谁说话,难道是个自言自语的神经病?我想赶快离开,那个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一转眼变成了两个人,还把我下了一跳。隐隐约约看见两人左胸前有反光,似乎还不小,心里面一阵狂跳,悄悄地离开了一段距离。

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玻璃糖纸条,用舌头将两面添湿夹在嘴唇之间,再食指和母指紧按住两头,绷紧在上嘴唇上。可着劲一嘬一嘬的,发出啾-啾-啾的声音,也说不清像是什么禽的叫声。战友们听见了信号围了过来,我把两拳相对着,两个大拇指同时上下摆动给大哥哥们做了个手势。

那两个人听见了凌乱的脚步声刚想起身离去,被三个大哥哥已经围堵住了,我们跟在后面。好朋友的哥哥用手电往他们脸上一照,见是一男一女年轻人,两个人一脸惊慌,胸前戴着的精致毛主席像章闪闪反光。好朋友的哥哥装作公园巡逻人员的口气励声呵斥道:“你们是那个单位的,半夜三更在这要流氓、搞破鞋!”那两个人一听慌了神连忙辩解:“没有,没有,我们什么也没干。”另一个大哥哥用肯定的语气说:“你们还不承认,我们都看见了!”那两个人几乎是在哀求地反复说:“真的什么也没干呀!”但是声调没有刚才硬了。好朋友的哥哥上前两把扯掉他们身上的毛主席像章,并强词夺理道:“在毛主席面前干龌龊勾当,你们不配戴!”那两个人一见心爱之物被夺走了,顿时扑上前来拼命抢夺。三个大哥哥几乎同时解下军用皮带,握住被折叠一头不停地晃着。另一头的金属扣咔咔地响着,那两个人马上像定了身,但是嘴里面还是不甘心。好朋友的哥哥威胁道:“这是对你们最轻的处理,如果不服气那就跟我们到公园治安办公室待上一晚上,明天叫你们单位来人领你们回去!”那两个人一听此话,忙说:“服气,服气,服气。”一边说着一边慌不择路地消失在黑暗中……

我们赶快围拢在一起,用手电筒照着像章观看,果然款式新颖、做工精细,我觉得眼珠子都不会转了。好朋友的哥哥给另外两个大哥哥一人一个,其中一个大哥哥把他胸前戴着的毛主席像章给了我。当时我激动的手不停地发抖,像章后面的别针老是扣不好。好不容易别好了,胸前顿时觉得一阵的热乎乎,浑身上下神清气爽,跑左颠右地搜寻猎物积极性更高了。

一直快要搜到湖心亭了,也没有发现合适的目标。这一带我更加熟悉了,湖心亭西面方向就是汽车配件厂家属院,北面方向就是公园的前大门。夏天时节几乎天天晚上和玩伴翻过墙头在湖里光着屁股游泳。比着谁放的气沿着夹皮沟冒得泡泡多、咕嘟咕嘟声音响,气泡挠着皮肤痒痒的,小伙伴们开心地笑着。憋急了的尿就像涓涓溪流汇入大海,呛着了喝上几口冲淡了的自造啤酒也是常有的事。或向藏在树丛里的人扔石头。

已经离前大门不远了,看样子再不会有收获了,左跑右颠的劲头小了许多。于是捡了几个石头,一个一个向印象中有椅子的丛林扔去,一切风平浪静。又捡了一个大一点的石头,向较远的地方扔去,只听一声尖细的哎呦声,随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我们正在纳闷怎么是这种声音,这个大个子一面骂着一边朝我们冲过来,后面又跟着一个哼哼唧唧捂着头的小个子。好朋友的哥哥拿手电筒照了照,发现他们两个都穿着军装、戴着军帽。胸前戴着最为精致时尚的五角星形毛主席像章,下面好像配条形“为人民服务”的小横杠。好朋友的哥哥小声惊呼:“军星,上!”三个大哥哥眼睛里顿时放着光,同时解下军用皮带提在手上迎了上去。那个大个子见状也解下军用皮带,两个大哥哥去抢大个子军帽,那里近得了身。说实在的,我还没有高超的文学水平把当时的场景生动地描述一番。只觉得是一场皮带大战,眼睛里飞舞着金属皮带扣的寒光,耳朵里听到的是皮带扣撞击的咔咔声和抽在人体啪啪声。不一会那个大个子脸上流血了,我和好朋友在一旁早已经吓的不会走路了。另一个大哥哥冲上去一把抢过小个子军帽,随手又扯下了“军星”。 那个小个子一下急了,大声不停地呼喊:“救命啊!抓流氓啊!”尖呖的呼喊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我们瞬间愣了一下,怎么是个女人,定睛一看果然两个羊角辫变了出来,原来刚才塞在帽子里装男人。看到远处前大门有几个手电筒光柱在晃动,好像是公园巡逻人员朝这边来了。好朋友的哥哥喊了一声:“散开,展!”我一下清醒过来,撒开丫子拼命地往西面跑。那两个人边喊边追那个抢她军帽的大哥哥去了……

回到家惊魂还未定,听到永生妈吆喝着大伙“晚汇报”。我低着头站在最后一排,躲在一个高个子人后面,刚好挡住毛主席像的视线。慢慢地向左一探头看到毛主席微笑看着我,再往右一伸头毛主席好像严肃地盯着我。心脏没有规律地胡蹦,脑子里面乱哄哄的,眼前老是出现刚才发生惊心动魄的场面。“晚请罪”怎样结束的都记不得了,只记得毛主席的训导:“……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许调戏妇女……”及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任何个人,错误总是难免的,我们要求犯得少一点……犯了错误则要求改正,改正得越迅速,越彻底,越好……”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参加大哥哥们的行动。但是最时尚的“军星”在我脑海里金光闪闪,总是挥之不去,而且越来越强烈。在青年人中流传一则顺口溜:“上黄下蓝白回力,头上顶了个新草绿,底下骑了个大铁驴,后面驮了个多美丽……”图解为军衣、蓝裤、回力鞋、军帽、自行车、美女,再配上“军星”纪念章,那是一道能使人眼前一亮的风景线,也是那个年代最美的时装。尤其是周总理也佩戴“为人民服务”的长条形纪念章,“军星”又是解放军总政治部制作的,更加意味着拥有者有路子、有能耐、有背景一种体现。无论走到哪里,不由自主地关注别人戴着什么纪念章,特别留意“军星”。

有一天傍晚看到一个年轻女人戴着“军星”,顿时我觉得眼前星光闪烁。内心矛盾着、斗争着一直尾随到了公交车站,跟在其后挤上刚刚启动的公交车,一把拽下“军星”跳下车撒腿就跑。听到那个女人大喊大叫的,我在远处回头张望,公交车已经关上车门向前驶去。我就放心地观看紧紧攥在手里的宝物,果然是金光闪闪。于是装进口袋激动不已地赶回家,别在一个手绢上,小心翼翼地折叠好藏了起来。那几天太阳是金灿灿的,天空也是金灿灿的,万物都是金灿灿的,我的心情更是金灿灿的。

后来的那一段时日,用同样的方法抢了几枚毛主席纪念章。其中一枚还是带夜光的,更是爱不释手,周围越黑她越亮,使人马上联想到那首叫人眼睛潮湿的歌词:“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黑夜里想您有方向……”常常蒙着头在被窝里偷偷欣赏,被母亲嘲讽为“自吃自屁”睡觉习惯。还有一枚长条形纪念章,但写的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毛主席万岁”糊里糊涂被抢了来,都是五个字足以乱真。“军星”下配“毛主席万岁”纪念章平时不敢戴,怕被别人抢去了。只有在“早请示,晚汇报”时候端端正正地戴上,引来了不少嫉妒的目光。毛主席仍然微笑看着我……

本文标签:

审核:忞齐斋主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微尘老马本记》第7章 1.7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