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老马本记》

第 6 章

1.6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1/3/27 12:32:53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一天晚上,一个邻居悄悄给母亲说,得到可靠的内部消息,工人文化宫旁边的肉铺子进了一批猪板油。让你儿子和我儿子做个伴,明天早晨早一点去排队。母亲赶快回到家报告了令全家人兴奋的消息。母亲叹息道:“每人每月只有半市斤青油,半市斤肉,别说肚子里没油水,就是铁锅都生锈了。这个饭真是没法做!”母亲把我的帽子上早已经不知去向的扣子钉好,又把棉衣袖口破的地方缝了几针。父亲把我的棉鞋上露大拇指的地方补了补。母亲又吩咐早睡早起。

躺在床上一下还睡不着,想着饭菜里也见不上肉丁,因为肉越肥等级越高,越受人欢迎。肥肉一炒油就出来了,菜是香了,但肉却看不见了。又想着明天买到猪板油后,母亲把油炼出来炒菜肯定香。剩下的油渣与葱一起剁碎,再加上盐和花椒面,卷在白面里边,烙成里面松软外面焦酥的千层饼。还可以做成美味可口的油渣包子,想着想着口水直往下咽……

第二天早晨,耳朵里传来叫魂似的声音。而且一声比声大,恍恍惚惚觉得有一只手在摇我的肩膀。睡眼朦胧中看到是母亲的影子,我烦恼地转了个身又迷糊了。母亲对着我的耳朵低声说:“赶快起来去排队买猪油,中午我给你烙油渣饼,让你吃个够!”一听到油渣饼三个字,还让你吃个够,脑子一下就清醒了,瞌睡虫不知道跑那儿去了。连忙问:“真的吗?”母亲回答说话算话。我一骨碌爬了起来,脸也没洗,吃了一块母亲烤热的玉米面发糕,喝了一碗热水,出了门叫上好朋友排队去了。

屋外黑咕隆咚的,西北风呼呼地刮着。不一会到了肉铺子,一看已经有七个人了,都是成人和老人。有人靠墙根站着,也有人座在自带的马扎上,也有人座在摞着的几块砖上。我和好朋友排在最后,听一些大人们津津乐道地吹嘘着各自经历过的奇闻异事。主要是武斗时的英雄壮举……如何发明奇招批斗牛鬼蛇神……忠字舞的规模……早请示晚汇报新花样……

我觉得天气越来越冷,寒风刮在脸上像小刀割一样,赶忙把棉帽扇上的扣子扣好。两只手开始冰冷麻木了,于是交叉着塞进袖筒里,尽量塞的深一点。两只脚好像没了知觉,于是一会儿交替地跺着地面,一会儿相互间你碰我一下,我撞你一下。就像家里面墙上的挂锺一样咔-咔地不停地摆动着。也不知道几点了,天怎么还不亮,睡觉的时候怎么一会儿天就亮了。说也奇怪出门前只喝了一碗水,咋会变出这么多尿来,一会儿一泡。寒风也急切地往裤裆里钻,也想找个温暖的地方躲一躲。裤裆里的小茶壶缩小了许多,两个聪明的蛋蛋早已经躲进温暖小肚子里不肯出来,茶壶嘴缩的都快没有了。

刚才还兴致勃勃地高谈阔论的人们,现在出声的人越来越少。而且说的话越来越短,连贯性越来越差,似乎舌头变硬了,嘴唇成木头了。一个体型虎背熊腰,说话声音像闷雷似的中年男人建议点堆火。大伙一听来了精神,分头找来了废纸、干树枝、烂木头等。先把废纸揉成团,然后放上细树枝,再相互支撑着放上粗木头。划着的火柴总是被风吹灭,大伙背对着西北方向蹲成一个半圆形,火堆终于点着了。大伙搬来了各自不同的临时“凳子”,围成一圈伸出手脚感受着火焰的温暖,火光映红了人们的脸。

爱说话的那几个人好像是过了惊蛰的动物,又活过来了,又开始眉色飞舞地讲述各种社会上发生的传闻。在不断跳动着的火苗照耀下,脸上的表情愈显夸张的丰富。我凝视着不停跳跃黄红色的火焰,仿佛像红卫兵高举着红旗正在跳“忠字舞”……噼里啪啦地喊着口号……一会儿又像家里炉灶中的火焰,正在蒸炒着美味佳肴,香味时无时有地飘过来……

天蒙蒙亮了,火堆慢慢熄灭了,大街上渐渐有了行人。一些晨练的老年人好奇地询问你们排队买什么东西,一听说买猪油赶快排上了队。消息像“北京来电”一样迅速传播,不一会就排成了一条龙。一些排在后面的人,五官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羡慕的表情。询问我们几点钟来排队,进的货多不多,担心买不上队就白排了。知道排在前面的人都是有内部消息的,此时我感到非常自豪,几个小时的饥寒交迫不知道忘掉哪里去了。

一些人与排在前面的人认识,有意识套近乎,看样子想插队。也有自称是其父母兄弟姐妹心安理得插入,排在前面的人可能认为都辛苦了几个小时了,所以谁也不说谁。咦!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办法好,一家人一人排队可买双份,心里着急我们家怎么还不来人。但排在队伍中部的人不愿意了,吵吵嚷嚷的。一些排在后面的人围过来乱挤,趁机起哄,想浑水摸鱼。

有一个脑袋长成马勺一样的人,一边往队伍里挤,一边还骂骂咧咧的,好像他插队是理直气壮的。虎背熊腰的人不干了,用左手一把拉住他的后衣领,从队伍中拽了出来。马勺脑袋转过脸来高声大骂:“妈卖屁,那个龟儿子拉老子!”虎背熊腰一听怒目圆睁,腮帮子上两个疙瘩肉一鼓一动的。国字型脸更标准了,粗短的胡须像钢针一般直竖着。抡起熊掌般的拳头照着苦瓜脸上最高点就是一老拳。马勺脑袋啊哟!惨叫一声,一个趔趄向后倒去,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捂着鼻子哎呦!哎呦!叫个不停。

排在队伍中的一些人喊着打的好!打的好!一些围观的人煽风点火地起哄,打!打!谁不打,谁是三孙子。马勺脑袋一骨碌爬起来,拉开架势就要冲过来。再看他的脸上,眼泪、鼻血、鼻涕混在一起,被手一抹成了大花脸。上嘴唇也肿了,真是惨不忍睹。扯着嗓子唔嚕着:“别人可以插队,我为什么插不得!”虎背熊腰吼啸道:“靠你娘的,人家半夜三更在这受冻,你还在睡梦中嘬你老婆的奶!”众人哄堂大笑。虎背熊腰右手四指不停地整齐摆动着,轻蔑道:“来,过来,你过来,有本事你就过来。我不把你的屎打出来,叫你三天不吃食,我就是你孙子!”马勺脑袋一边擦着脸上的血污,一边恶狠狠威胁道:“你等着,有本事你别走,我叫人来收拾你!”虎背熊腰不屑一顾地说:“好,我等着,你不来就是龟孙子!”马勺脑袋急匆匆地离开了失望的人群。

虎背熊腰在我心里简直就是崇拜的英雄,就像《水浒传》里面的鲁智深。同时又担心马勺脑袋真的叫来一帮人咋办,不过又有更热闹的戏看了。队伍前面安静了许多,没有人再敢乱挤,但还是不甘心离去。排在队伍中部的老年人可能担心如果再有一些人插队,自己就有可能买不上了。于是叫喊着“发号!发号!”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人敢出头。大家的目光和声音像众星捧月似的开始向虎背熊腰集中,给他带了几顶不大不小刚刚合适的高帽子。舒服的他好像正挠在痒痒之处,我猜想他身上的虱子都陶醉了。

虎背熊腰在大伙热切的期盼下答应发号,立马有人殷勤地将撕好的纸块和钢笔双手递给他,并说只有他写的号才有权威。号写的也不顺利,钢笔也不听话,一会儿需要捏住它的脖子甩一甩,一会儿需要哈在嘴上哄一哄。排队的人一看要发号了,赶快人挨人紧紧地挤在一起,防止有人插队。数了一下我是第十二个,有四个人烤火的时候确没见过。奇了怪?号发到我手里怎么是十三号,我猜想虎背熊腰给自己留了两个号。但只要拿到号心里就踏实多了,于是小心翼翼把号攥在手心里。

两个肉铺子卖肉的工作人员脚跟脚地上班来了,队伍开始骚动起来。有几个认识卖肉的人赶快上前热情打招呼,似乎是好几年没见面的老朋友,大多数人是想打探情况。卖肉的人好不容易摆脱众人的纠缠,从后门进了肉铺子,把门从里面扣上。骚动平息了许多,人们添油加醋地传播着各种渠道得到的小道消息。已经过了上班时间,还没看见开票店长的影子,人们开始躁动起来。肉铺子里传来了咚咚的剁板油声,排在队伍前部的人个个兴奋不已,脸上映着胜利的曙光。

这时人群突然兴奋起来,一个像榨菜缸一样的中年女人挪到了店门前。斜着肿眼泡瞥了一眼长蛇般的队伍,然后提着嗓子神气地说:“你们后面的人不要排队了,没有多少东西,排了也买不上!”说完就与几个人从后门进去了。店长这一嗓子犹如一声闷雷,震的后面队伍一阵大乱。一些人一听没希望了就走了,也有些人还不甘心继续期待着奇迹出现。个别好事之徒扒在后门门缝观看是否在走后门。还有一些人围到队伍前面来,看着这些身强力壮的人,我就有些担心。

一个长得像弥勒佛一样卖肉的人开了前门走出来,秃头肉耳肥腮上反射着不知是人的还是猪的油光。把店门两边窗户上的护板打开,一个窗户开票,另一个取货。窗户的最下面去掉了一块玻璃作为操作通道。卖肉的弥勒佛板起脸威严地宣布,每个人只能买五元钱的猪油。队伍前面发出一片叹惜声,同时队伍后面传来一阵欢呼声。

我赶快掏出五块钱攥在右手里,脑子里想着将来做个卖肉的多好啊!开票的店长终于坐到了窗户边上,排在前面的人一下即兴奋又紧张,纷纷准备好钱。虎背熊腰站在窗口边上一边收号一边用身体挡住想图谋不轨的人往窗口蹭。第一个开上票的人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激动的,票在手中哆嗦着,挤出了围观的人群。就这样挂着幸福笑脸的人接二连三地离开了队伍。

该轮到虎背熊腰开票了,他向队伍中喊道:“谁来收号,维持次序?”连喊几声,也不见有人上前。他身后一个高个子人说:“我的号在后面,先为大家服务一阵!”于是十分积极地负起责来。此人眼珠子不大、嘴皮子也不薄,但运动的异常灵活,热情的让人感动。虎背熊腰开上了票,大摇大摆地走出围观人群自动让出的一条道,像是在夹道欢送。

距我还有几个人了,已经胜利在望了,心里面即轻松又紧张。由于双层玻璃窗户内外的窗台比较宽,一个矮小的老太婆掂着脚尖费劲地把拿钱的胳膊向窗口伸去。高个子人见状,赶忙表示愿意做好人好事。只见他接过老太婆的钱,螳螂般胳膊在窗口来回晃了几下,一张票就到老太婆手里。并且还护送着离开了人群,老太婆感动的老泪盈眶,众人无不交口称赞。过了一会不见高个子回来收号维持次序,众人议论纷纷,多数人认为可能上厕所去了。围观人群中有人说:“那个贼大鬼已经开上票了,把票交给了另一个人就走了,你们看就是那个蟑头鼠脑的人。”大伙往取油的窗口看去,果然没见过那个人排过队,顿时人群骂声不断。一些围观的人趁机煽风点火,并且往窗口涌过来。那些身强力壮的人很快就挤到窗口前,手里面捏着钱的胳膊使劲往窗口里伸,不一会带着变了形的笑容挤出了人群。窗口两边的人流迅速填补空缺。

队伍后面年轻力壮的人一看前面乱了,也跑过来加入拥挤的人群。顿时喊声、骂声、吵架声响成了一片。此时不知是挤的还是急的我已经全身冒汗,寻思着今天要是买不上,死了也是冤鬼。不行!于是使出了全身力气拼命地往前挤。我前面小个子中年妇女被挤的吱哇乱叫,但是不使劲挤,我们的队伍逐渐在向后退。也算是急中生智吧,我记起这两年抢购东西时大人们言传身教的经验。于是给紧跟在我身后的好朋友说:“只要有一个人从窗口出来,我们两个沿着墙根一起使劲向前挤,只要抓住窗户框就有希望了。”好朋友像表决心似说了声好。这个办法很有效,我们离窗口越来越近了。可是把小个子中年妇女挤出了队伍,她大哭大叫地挣扎着想挤回到队伍中,后面的人那里肯让,哭天抹泪也没人理睬。

我终于抓到了窗户框,这一下更能使上劲了。当一个人拿着票离开窗口一瞬间,我迅速占领了窗口侧面位置。左手紧紧抓住窗户框不敢松手,一但脱手就有可能被挤的离开窗口,那就全完了。捏着五块钱的右手尽可能地向已经有两条胳膊的窗口里伸。透过不太干净的玻璃,看见开票的店长眼皮也懒的抬一下,谁把钱送到离她最近,就塞一张票在你手里。一条胳膊出去了,我赶快把我的胳膊伸了进去,又一条胳膊挤了进来。我不停地晃着手上的钱,想引起开票人的注意,但是她好像视而不见。又一条胳膊出去了,我急了眼,左手和左胳膊肘一使劲,整个身子往上一窜,被身后拥挤的人支撑着,将右胳膊伸的更深了。

终于感觉有人从我手里拿走了钱并塞了一张票,那一刻有一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感觉至今难忘。看着肉铺子窗户前的疯狂景象,脑子里闪出动物园猴子争食吃时乱叫、乱咬、乱抢一幕。我觉得自己一下长大了,和好朋友提着胜利果实(记不清了大概是三公斤多)精神抖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眼前不时出现小个子妇女哭天抹泪的情景,唉!比我母亲年龄还要大呀,不免有些内疚。但一想到母亲今天中午的许诺,什么都暂时忘记了,连蹦带跳地往家赶去……

本文标签:

审核:忞齐斋主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微尘老马本记》第6章 1.6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