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老马本记》

第 5 章

1.5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0/11/26 17:42:43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小公鸡逐渐长成一个小伙子了,扁扁的头上顶着鲜红的冠子,像带着一顶亮的帽子。有点鷹勾形的尖嘴下肉瘤也长了出来,像挂着一对耳环。圆圆的眼睛好像还是双眼皮。眼睛后面有一小撮突起的细毛,底下藏着圆形的小耳朵。身上的花羽毛油光发亮,像披着一件五彩衣似的。细长的腿上长着两只金黄色的爪子。长长的尾巴向上翘着,走起路来总是昂着头。有时还拍打着翅膀,“咯咯咯”地叫个不停。小公鸡越来越能吃,父亲念念不忘爆炒小公鸡,下午放学后我只好帮助小公鸡觅食吃。

汽车配件厂隔壁就是西公园,爬个墙头就过去了。挖蚯蚓公园管理人员不让,逮蚂蚱又撵不上,扣上一只也不容易。怎么办呢?看到干树枝上有许多蜻蜓,心里想,蜻蜓也是肉,小公鸡肯定爱吃。于是蹑手蹑脚地从蜻蜓的背后伸出手,用拇指、食指、中指组成一个三角摄子,一下捏住蜻蜓的尾巴。蜻蜓用力扇动着翅膀,弯过身来抱住我的中指指头蛋狠狠咬了一口,我紧张地赶紧松开手,蜻蜓逃之夭夭。觉得蜻蜓咬的也不太疼,于是又去逮了一只,把翅膀用拇指和食指一搓蜻蜓就飞不动了,装进了衣服口袋。天渐渐暗下来,好像蜻蜓看不清我了,越来越好捉了,不一会就捉了十几只。一看周围能够得着的蜻蜓没有了,于是轻巧地翻过了墙头,兴冲冲往家赶。    

回到家,看到小公鸡也回家了,正在鸡窝前转悠。我摸出一只蜻蜓放在它的前面,蜻蜓还在不停地挣扎着,小公鸡吓得倒退了几步。然后伸长脖子向前试探性的叨了蜻蜓一下,然后又叨了几下,看着蜻蜓不动了。一口叼起,连吞了几下,抬起头伸伸脖子,蜻蜓就进了肚子。然后吧唧了几下嘴,好像是说真好吃呀!我赶忙把所有的蜻蜓都掏了出来扔在地上。小公鸡似乎胆子大了,也可能觉得味道好极了,迫不及待地一口一只品尝着。看着它吃的如此香,我也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咂吧了几下嘴。要是我一次也能吃这么多肉该多好啊!小公鸡全部吃完了,在地上擦擦嘴的两边,偏着头看着我,似乎问还有吗?我把口袋翻了过来抖了抖,示意看没有了。它还是不甘心,于是我把它搡进了鸡窝。

第二天,又去了西公园。似乎蜻蜓变聪明了,大多数落在高树枝上休息,很少在矮树枝上歇脚。半天才捉了七八只,这咋办?干脆到其他地方看看。走着走着看到一个大哥哥拿着一根长长的细竹竿,往蜻蜓的翅膀上一触就粘了一只,然后把翅膀揪掉装进了口袋。咦!这个办法好,于是上前仔细看个究竟。竹竿顶上有一团粉红色像胶一样的东西,大哥哥告诉了我用什么东西做的。我赶快跑回家,从扫院子的大扫帚上抽了一根细竹条。又从父亲的工具箱里找了一块自行车内胎,放在母亲快用完了的铁盒雪花膏的盖子里,拿到火炉上一加热,内胎就熔化成胶,然后团在竹条头上。晚上半天睡不着觉,想着明天能捉很多很多的蜻蜓,小公鸡可以大吃一顿了……     

有一天早晨,我被几声啼鸣惊醒。呦!小公鸡打鸣了!咦?怎么跟大公鸡不一样?好像唱歌唱了一半,气不够用了似的。我兴奋的再也没了睡意,心中陶醉地数着唱歌次数,期盼着下一次动听的歌唱再次出现……天亮了,我赶快把它放了出来。小公鸡昂起头扇了扇翅膀,精神抖擞的向院子外奔去。我觉得小公鸡一下又长大了许多。

中午放学远远看见两只公鸡叨架,几个小孩正在观看,好像其中一只是我家的小公鸡。我快步跑到近前一看,可不是吗,我家小公鸡正与一只大白公鸡斗个不停。只见两只鸡都瞪着眼睛,张开翅膀,弓着腰,伸着长长的脖子。脖子上的毛像扇子一样散开了,抖动着全身的羽毛,一上一下腾空而起地跳着向对方扑去。啄的冠子血淋淋的,我赶紧想法赶开。但是两只公鸡打的难解难分,赶也赶不开。我直好抱起我家小公鸡,感觉到它在我的怀里气的不停地发抖,挣扎着要继续去拼命。看着惨不忍睹的冠子,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着痛。同时又钦佩它的勇气,情不自禁地抚摸了几下小公鸡的脖子,抱的更紧了。

回到家把它放进了鸡窝,偷偷地给了一些午饭。下午上学时又放了出去。傍晚我满载而归的回来,远远地看到我家小公鸡正在垃圾堆找食吃。我嘘-嘘-嘘地吹了几声常吹的口哨,它抬起头似乎愣了一下,突然煽动着翅膀向我飞奔而来。然后跟在我后面一会儿跑到左边,一会儿转到右边,嘴里面咯-咯-咯地叫着。好像诉说着饿-饿-饿!我说走,回家吃,别让别人抢了去。

天渐渐没有那么热了,奇怪的是蜻蜓越来越少了,都不知道藏哪儿去了。该不是躲着我?不得已又开始喂玉米面了,父亲脸拉着老长,不高兴地说:“它一天吃的包谷面够我们喝一顿糊糊了。公鸡有啥养头,光吃食不下蛋,尽给别人家踩蛋。早晨那么早打鸣,还把屎拉在人家门口,隔壁邻居都有意见了……还不如宰了吃了,现在正是仔鸡炒辣子的好时候!”我不敢顶撞父亲,憋了半天只能气鼓鼓说:“反正我不吃!”父亲盯了我一会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是星期天,早饭后父亲给了我几块钱,说:“家里鸡蛋没了,你去三大伯那里买两公斤鸡蛋。”父亲又叮嘱:“家家粮食都不宽余,不要像你养的鸡一样,吃起来没够,像是饿死鬼托生的!”随后又扔了一句:“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我提着篮子坐上了二路公共车,车上人很多,挤在大人之间觉得喘不过气来。公共车摇摇晃晃、走走停停地走了很长时间才到了终点站。下了车又步行了一大段土路,才到了三大伯家。个子较高,直身板,长方形脸,蚕眉,深眼,直鼻,五官有棱有角的三大伯正在院子里干木活。据父亲说三大伯长相像我爷爷,性格像我奶奶,说起话来没完没了。木工技术好的很,做的东西不用一根钉子,非常结实,一百年也用不坏。我的技术还是跟你三大伯学出来的。

三大伯带我去鸡鸭厂找三大妈。三大妈正在打扫鸡舍卫生。三大妈壮实能干,动作麻利,大扫帚把鸡撵的鸡飞狗跳。三大妈看到我们,大嗓门发声让我等一会。

称好了鸡蛋,我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了三大妈。当时鸡蛋一公斤多少钱我已经忘了,只记得付完鸡蛋钱就剩两毛钱了,刚好够回家的车费。三大伯笑着说:“蒙蒙,你爸真是个铁算盘!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三大伯对我父亲的评价至今记忆犹新。快到中午了,三大妈留住吃饭,我没有忘记父亲的叮咛,只吃了一碗就说吃饱了。

我提着鸡蛋来到车站,因为是终点站上车还坐上了座位。公共车依旧摇摇晃晃地爬着,我把篮子放在腿上,两只手紧紧抓住篮子把。脑浆子也随着车的节奏摇了起来,想着小公鸡不知道正在干啥,是不是又在叨架?要不是正在跟人对峙。上次与白公鸡拚了个你死我活,一些孩子知道我家的公鸡厉害,一看到它就用脚前后摆着逗惹。我家的小公鸡立刻展开脖子上的毛,两个翅膀落下来,脖子和脑袋随着别人脚的节奏上下摆动着。如果逗惹的脚离的近了,它还会朝脚尖上叨一口,逗得孩子们开怀大笑。如果你不逗惹了,它转身就走了。我要是看到有人逗惹我家小公鸡,特别生气,为此还打过几架……至今我也没想通怎么会有如此不怕人、敢叨人的鸡,我想只有专门养鸡的人知道。又想着蜻蜓越来越少,父亲不再肯给玉米面,小公鸡吃啥?光吃菜叶子拉稀,要不去红山后面偷包米棒子。不行!要是被抓住那就全完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办法,脑浆子被晃的晕乎了……听到售票员报了西北路站名,突然打了一个激灵,一下清醒了许多。马上就要到红山站了,赶忙往门口挤。

下了车,进了家属院,在垃圾堆上没有看到我家小公鸡。心里格登一下,咦?跑到那去了,回家了?这个时候不可能回家呀,心里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快步走到家门口,姐姐正在给妹妹教踢毽子。嗯?哪来的毽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不祥的感觉更重了。进家门的时候,突然看到屋外门口的垃圾桶里半桶子鸡毛,上面是刚刚啃过的骨头。心里面一下子全凉了,完了!小公鸡没了。

进了家门看到父亲正在用从扫床的扫帚上折下来的一根细枝剔着牙缝,不时地打着饱嗝。母亲正在忙着拾掇锅碗,看我回来了母亲赶忙问:“吃饭了没有?”我坐在凳子上也没抬头,冷冷地回答:“吃了。”父亲扔掉了剔牙的细枝,眯着小眼睛一边把鸡蛋从蓝子拿出来,一边数着,一双、两双、三双……十七双,咦?这样个头的鸡蛋应该有三十五到三十六个才够两公斤,我没有理睬。父母交替着询问三大伯家的近况,我心烦意乱地应付着,不愿意跟他们说话。此时我看家里面所有的人都像过年一样高兴,越看越不顺眼。于是装着想上厕所的样子出了家门,母亲追出来问:“你上那去?”我没吭气,头也没回出了院子。

出了院子毫无目标地走着,不知不觉的来到离西大桥不远和平渠的缓水区,一些小孩光着屁股在水里嬉闹。这是我经常来游泳的地方,今天一点兴趣都没有。于是坐在岸边看着缓水区中间湍急的水流出神,听说每年都要淹死几个人,大人们说是被淹死鬼拖走了,这样淹死鬼就越来越多。我们只在边上玩不敢去中间,父母严令不准下水。父亲检查的方法先是摸摸裤衩是否潮湿,我就光着屁股游泳。后来拉起我的胳膊用指甲一划,若是出现白印子,朝屁股上就是一脚。因此游完泳我就先在共用水龙头上把胳膊冲洗一下,这样父亲在我胳膊上就划不出白道了……我回过神来,顺手捡起身边的一节树枝低着头在地上不停地随意划着。然后又抬头看着渠中间的急流发呆,上游不断冲下来的杂物随着浪花不断地跳跃着、奔跑着,仿佛像小公鸡正在叨架……然后又在地上划着。就这样反复看着划着不知不觉地孩子们不见了踪影。太阳已经回家了,但还没有关上门,西天边残阳如血。我也该回家了,尽管不愿意回家,还是站起了身。活动了一会已经麻了的腿,看到地上划了一个大大的、深深的叉。

我漫无边际地游荡了一会,不知不觉进了院子。离家越近心越烦,想着今天要很晚再回家,反正也不想吃晚饭,让他们想找也找不到我,急去吧!于是翻过墙头到了西公园,黑咕隆咚的转了一圈也没见到几个人。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一对对人影,躲在树丛里嘀嘀咕咕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又翻回墙头到了家属院,靠着墙根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想着家里面已经吃完了晚饭,见我没有回家是不是正打算寻找。又期盼父母来找,说几句安慰话,但又不希望找到我。如果是父母来找我就回家,如果派姐姐来找我就不回家。就这样乱七八糟的想着等着……

家属院的人越来越少,家里面的人还是一个也没有出现,我顿时觉得凉透了。晚风吹的树叶不停地发抖,萧萧瑟瑟地呻吟着,偶而也会飘落下一两片黄树叶。我情不自禁地裹了裹衣服,想着干脆今天晚上不回家了,哼!看他们着急不着急!但是去那儿呢?

我抬起头四处环望,不远处的座垫车间进入视线。母亲在那儿干过临时工,我去过,记得车间外堆着一大堆旧座垫。对!去那里面,一定又软又暖和。于是起身躲着行人来到旧座垫堆前,看好了位置爬了上去。一边爬一边往下陷,转过身来刚好像躺在一个柔软的坑里,挺舒服的。黑沉沉天空偶尔能看到一两颗星星眨着眼睛。脑子又开始转了起来,想着这下家里面的人再想找到我,可没那么容易了。睡觉前看我还没有回来,肯定会全家出动,心里面不免得意起来。一边漫无边际地乱想,一边竖着耳朵注意着周围的声音。

不由自主地像想起小公鸡被宰杀时惨状……父亲杀鸡过程不止见过一次,基本上都是从三大伯那儿鸡鸭厂买来的已经不下蛋的母鸡。先是把鸡的两个腿绑住,然后再把两个翅膀迭在一起踩在脚下。母鸡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不幸的下场,拼命地蹬腿惨叫。父亲熟练地用左握住鸡头往后一翻,并拉长鸡脖子,鸡就不叫了。右手拿起刚刚磨过的切菜刀,在鸡的脖子上来回割了几下。第一次杀鸡割脖子的时候我不敢看,把头扭向一边。一股深红色的血嗤嗤地冒了出来,然后流到铺在地上的炉灰上。母鸡疼的全身颤抖着,使劲蹬腿,脖子上的血随着蹬腿节奏一股又一股地向外冒。血流越来越少,最后腿一伸就不动了,母鸡双目紧闭,面无血色。父亲开始热水退毛,开膛破肚……

咦?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叫我,蒙蒙-救命!蒙蒙-救命!眼前突然看到小公鸡满身血污,扇动着翅膀朝我飞奔而来。我一下打了个激泠,嗯?声音也没了,小公鸡也不见了。我侧了一下身子,继续想着刚才是不是听错了,该不是家里的人在找。伸长了耳朵仔细听,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风吹树叶发出细微的哗啦啦声,顿时心被悲哀淹没了。此时已夜深人静了,家家都应该进入梦乡,父母难道不着急吗?他们也能睡的着?是不是不要我了?鼻子一酸,左眼的泪珠艰难地爬过鼻梁,右眼的泪珠直奔耳朵而去,好像急着要找一个温暖的家。

咦?又是什么声音,竖起了耳朵仔细听,好像是踩着碎砂石发出的沙-沙的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我打了一个冷颤,感觉全身皮肤又麻又冷。是谁?不对呀,人的脚步声没那么轻,再说半夜三更到这来干什么。难道是鬼?前不久亲眼见过在不远处,修大烟囱还挖出来的一副骷髅骨架,想到这一下感觉喘不过气来。这时脚步声突然停止了,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感觉鬼正在盯着我,于是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脑子里面快速闪过大人们描述鬼的样子,披头散发、青面獠牙、舌头伸的老长。来无影去无踪,或走路一跳一跳的。说鬼喜欢掐脖子,我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双目紧闭,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过了一会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声音越来越远,并传来了喵!的一声。被揪起的心慢慢地放松了,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起架来,不一会又抱在一起和好了……

耳朵里似乎传来说话声,一睁眼天已经大亮了。三三两两的大人们陆陆续续往各自的车间走去。我赶忙钻出座垫堆,遛着墙根七拐八拐地到了家属区。忐忑不安地来到家门口,正想敲门,突然门打开了。父亲走了出来,看到我楞了一下,随后眉毛拧起了两个疙瘩。咬牙切齿道:“你还知道回家?你咋不死到外头!等我中午回来再收拾你!”说完匆匆忙忙地走了。母亲听到骂声赶忙出来,从头到脚把我前后都看了一遍,然后拉进屋里。一边盛饭一边唠叨:“你这一晚上跑到哪里去了?我们以为你又和你那些虎朋狗友去看篮球赛了。睡梦中也没有听见你敲门。早晨起来一看还没有回来,你老子急忙找一圈也没找到,疯狗一样地把我骂了一早晨。说我睡的跟死猪一样,儿子没回来都不知道!……早饭都没吃就上班去了。”我感到一阵痛快,又夹杂着一丝宽慰……

本文标签: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微尘老马本记》第5章 1.5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