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老马本记》

第 4 章

1.4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0/11/26 17:41:33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汽车配件厂职工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踊跃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厂里一下热闹起来了,纷纷成立了各种名称的“战斗队”。起初各“战斗队”因观点不同唇枪舌剑,在辩论中感到自己势单力薄,于是观点相近的“战斗队”合并成更大的组织,叫某某司令部。基本上形成了两大派组织,各自都有攻击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同时也有自己认为应该保护的“革命领导干部”。都称自己是无产阶级革命派,都揪斗地、富、反、坏、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甚至一个家庭都出现两种不同的观点,夫妻、父子之间互相攻击,势不两立。几乎是天天打“派性仗”。大搞“大鸣、大放、大字报、大批判”,从辩论到谩骂,大字报铺天盖地的。我印象最深的是覆盖大字报的行动非常迅速。一派刚刚贴完,可能是另一派的侦查员赶快回去报告了。不一会提着浆糊桶拿着大字报的人就到了,刚贴完的大字报很快就被覆盖掉了。天气冷了更方便,先在别人的大字报上泼水,把自己的大字报一贴就冻住了。

厂里大部分人都加入了组织。也有少量的逍遥派,他们被人看不起,认为不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父亲加入了哪一派我搞不清楚,父亲说加入组织要宣誓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对毛主席要“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只觉得父亲很兴奋,早出晚归的闹革命,也顾不上管我了。乐的我自由自在到处看热闹,每天都有新奇的事发生。后来两派从辩论到谩骂又到推推搡搡,高喊着“要文斗,不要武斗”。再后来发展到动手动脚,振振有词地称“文攻武卫”。一时间和平渠两边护栏上的长矛被拆了个精光,成为手中的武器。两派都武装起来了,头戴柳条帽,手里抄着长矛、铁棍、洋镐把、木棒,背着宝剑、大刀,精神抖擞地一路高喊着口号游行示威。浩浩荡荡地向人民广场进发,去参加广场大会战。只有红旗和红袖标上的名称能辨别是哪一派,我也兴奋地跟着革命队伍后面……

一天,父亲买回来了一只大公鸡,说要打鸡血。就是从鸡身上抽出血再打到自己身上。据说是一名国民党“中将”军医被我公安机关抓获判了死刑,行刑前献出这个“秘方”,以求自保。称其疗效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治愈百病。还传言一名被批斗的走资派,在催逼追问下坦白了打鸡血的事情。于是被当作“延年益寿,抢班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深揭狠批。并印在传单上,广为流传。越传越邪乎,造成了全国打鸡血的大流行。一时间竟造成公鸡因紧俏而涨价缺货。

我家院子里养公鸡的人一下多了起来。汽车配件厂医务所每周给人们打一次。那天人们纷纷拎着大公鸡去医务所注射室排队打鸡血。我记得是从鸡翅膀下抽血。人们交流着打鸡血的经验与传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吗!有人说打鸡血后感觉浑身燥热,脸色红润。也有人说没什么感觉。地上到处是遗留着肮脏的鸡毛和鸡屎。此外,就是公鸡的惨叫声。我家公鸡抽完血后,面色苍白无精打采,父亲最多喂些玉米面。看着可怜的大公鸡,回想起我以前养过的一只可爱小公鸡,庆幸没有活到现在。

……一天放学,我和好朋友蓝新去热闹的百花村玩。看到一个人坐在两个扁平的大箩筐旁,用似乎是河南腔不停地高声吆喝着:“卖鸡娃来!卖鸡娃来!两毛钱一只……”箩筐周围有一些人蹲在那里观看或挑选。我和蓝新走了过去,一看箩筐里面全是叽叽喳喳的小鸡。它们浑身披着淡黄色的绒毛,看起来毛茸茸的;身子胖乎乎的;小脑袋圆溜溜的;一对小眼睛黑亮亮的;尖尖的小嘴是橘红色的;灵巧的小脚丫呈桔黄色。它们有的跌跌撞撞在箩筐底散着步,左看看、右看看,四处觅食。有的精神抖擞地拍动着小小的翅膀;有的用小嘴在不同的部位挠痒痒;有的呆在一旁正闭目养神;还有的伸长脖子,歪着脑袋,眨着乌黑的小眼珠好奇的看着我。

卖鸡人不时地捏起一小撮泡软的小米,分散撒在箩筐里。箩筐里立马一阵大乱,小鸡们低着头争前恐后地争着抢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不停地上下啄着。不一会骚乱稍微平静了一点,有些小鸡抖一抖落在身上、头上的小米,赶紧去抢抖落下来的食物。还有些小鸡相互啄着没有抖掉的小米,真是可爱极了,我真想伸手摸一摸。

这时有人抓住小鸡的双腿把鸡倒提起来,看到小鸡头朝上扭的就放回箩筐里,嘴里面自言自语地说:“噢!这是只公鸡。”看到小鸡垂头向下,惊喜地说:“哟!这是只母鸡。”就放在自己的篮子里。我觉得太神奇了,这种方法为什么能判别出小鸡的公母呢?接下来出现了更神奇的一幕,只见卖鸡人用母指和中指以下手指倒握小鸡,用食指在小鸡的屁股上摸了一下,就知道是公鸡还是母鸡。用这种方法给顾客挑选。正看的入迷时,一阵悦耳的锣鼓声传了过来。抬头一看,不远处一个耍猴人正在开场子,我和蓝新兴冲冲地奔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小鸡各种可爱的样子不时地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耳边似乎也常听到叽叽喳喳的歌唱声。上课时常走神,被老师批评了几次。今天是星期天,特别想去看看久别了的小鸡,也不知道它们来了没有。于是迫不及待地赶到了百花村,一看傻了眼,哪有小鸡的影子。心里面胡思乱想,是不是小鸡已经卖完了?或者卖鸡人去了别的地方,会去那儿卖呢?要不就是星期天也休息了!一阵失望的心情袭来,又转了几圈,还是没见到卖鸡人。尽管百花村星期天比平时更热闹,我已经没有心思继续观赏了,只好沮丧地拖着慢腾腾的脚步往家走去。

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亮,一个卖鸡人挑着两个扁平的大箩筐迎面走来。随着卖鸡人脚步的起伏,两个大箩筐也上下飘逸地摇曳起来。我猜想里面的小鸡像是坐在花轿里一样晃晃悠悠的舒服,因为小鸡不时地发出阵阵哼哼唧唧陶醉声。我跟着卖鸡人又回到了百花村,卖鸡人选好了位置,揭开了箩筐盖子。不知是觉得天突然亮了吗,还是受到周围热闹气氛的感染,小鸡个个兴奋不已,欢快的笑声此起彼伏。

箩筐周围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蹲在箩筐边上夹在大人的空隙之间尽情地欣赏着小鸡们有趣的歌舞。用食指摸了一下离我最近一只小鸡的脑袋。它仰起脖子偏着头眨着眼皮看了我一眼,啾!啾!地叫了几声,像是说:“嗨!你好?”然后忙自己的事去了。我情不自禁地握住这只小鸡,感觉毛绒绒的好像是团绒线球。小脑袋在我的拇指和食指之间向前挣扎着,两个小翅膀在我的手掌中朴楞朴楞,两只脚乱踢乱蹬。嘴里面啾!啾!啾!不停地叫,像是喊着放开我!放开我!我怕伤着了小鸡,赶紧放了手。

面对总是看不够的小鸡,心里想,要是能买一只带回家该多好啊!可是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父亲绝对不会同意买的,遗憾的心情充满了全身。突然脑子里产生一个念头,悄悄地拿一只小鸡回家如何?不行!这不是偷吗?母亲讲了很多遍‘小时偷针,长大偷金’的故事出现在脑海里。此时脑袋内部自己打了起来……最终强烈的占有欲占了上风,发誓就这一次。

于是趁着卖鸡人在另一个箩筐里给人挑鸡时,偷偷地将右手伸进箩筐边。先是装模作样地摸摸小鸡,然后快速把小鸡握在手心里,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小鸡的嘴。看到周围没有人注意自己,手悄悄地离开箩筐,手掌尽可能地向里弯,把提前放下来的袖子盖在手背上。这时小鸡仍然在我的手掌中朴楞着,我的心也跟着朴楞朴楞乱跳。缓缓地站起身,把握鸡的手背放在身后,慢慢地后退了几步。观察到周围的人还是各忙各的,急忙转身把小鸡放在衣服口袋里。小鸡救命!救命!拼命地叫个不停,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被人听到。好在周围的吵闹声淹没了小鸡可怜的呼救声。我一手捂着口袋生怕小鸡跳出来,一边慌不择路地走着,一路上两只脚互相磕绊着快步向回家的方向逃去……

快到家门口时才猛然想起如何给父母交代。脑子飞速的旋转……哦!有了,就说是好朋友蓝新家母鸡孵的,给了我一只。对!就这么说父母才能相信。回过神来后感觉口袋里面没了动静,心想会不会憋死了?敢忙掀开口袋观看,小鸡似乎看到了光亮,又开始躁动起来。

我赶快进了家门,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口袋,咦!怎么有点湿,该不是撒尿了吧?赶忙把小鸡掏出来放在地上。翻开口袋一看,啊呀呀!小鸡把我的口袋当成茅坑了,赶忙用纸擦了擦。小鸡站在地上睁着惊恐的眼睛东看看、西看看,不停地啾!啾!地叫着。像是说这是哪里呀?过了一会踏着不稳的步子,一步一步摇晃着这走走、那转转,像是去寻找它的兄弟姐妹。

我赶忙找来了一个纸箱子,把小鸡放在里面,小鸡在纸箱子里仰着头叫声更大了。我想是不是肚子饿了,于是给了几粒剩米饭,咦?小鸡看也不看。是不是想喝水,于是找来了一个小罐子倒了点水放进去,嗯?小鸡理也不理。而且开始扑楞着那对还没长齐毛的小翅膀,向上蹦着跳着,并且踢翻了盛水的罐子。小鸡不吃不喝还闹个不停,我开始着急起来。父亲说:“小鸡娃认生,你不要理它,过几天就好了。”对父亲的话半信半疑的,不吃不喝过几天不就死了吗?父亲又说:“你把纸箱子盖上,它以为天黑了,就不叫了。”果然,不一会就听不见小鸡大喊大叫了,只听见纸箱子里面传出来唧-唧-唧的声音。我老是忍不住偷偷地把盖子掀一个缝,看看小鸡正在干什么的呢。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醒来了,心里面惦记着小鸡没了睡意。于是悄悄地爬起来,开了灯把盖子掀一个缝,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小鸡卧在那儿正在睡觉。看到灯光厌烦地翻了我几眼,然后哼哼唧唧地又闭目养神去了。早晨我翻母亲的起床叫声就是用这种眼神。我似乎觉得热脸贴了个了冷屁股,无趣地重新钻进了被窝。身子像母亲烙饼子一样再也睡不着了,心里想着小鸡爱吃什么?给它做什么可口的饭菜,要是不爱吃怎么办……

天渐渐亮了起来,一家人都起来了,各自忙活着。我赶忙去揭掉盖子,小鸡也慢腾腾起床了,向后伸伸腿,扇了扇翅膀,打了几个哈欠并冲着我啾!啾!地叫个不停,也听不懂说的是啥意思。昨天扔的大米饭没少一粒,都已经干了。于是又给了几粒剩米饭,小罐子倒了点水,又放进纸箱子里去。母亲催促洗漱吃饭,我赶快忙完自己的事上学去了。

课堂上满脑子尽是小鸡的影子,学着小鸡向前伸伸腿,好舒服呀!想着小鸡打完哈欠上下嘴唇快速的吧唧了几下,可能昨晚没睡好,我也情不自禁地打起哈欠来。想着小鸡为什么没有鼻子而只有鼻孔?还有为什么没长耳朵却能听见声音?只看见拉屎没见撒尿?也不知道大米饭吃了没有,水喝了没有,应该吃饱喝足了吧。我可是知道又饿又渴了啥滋味……

好不容易上午放学了,一路小跑地冲进了家。小鸡继续啾!啾!地叫着,声音好像平缓了许多。一看不但还是没吃饭,而且水罐子又被踢了个底朝天。我顿时有点生气了,不吃不喝饿死你!我吃了一碗饭就不想吃了,母亲纳闷地问:“咦!你平时吃两碗,今天怎么才吃一碗?那儿不舒服?”我无精打采回答:“吃饱了。”下午上学前,泡了一点父亲上午才买回来的小米。

下午放学回来,发现少了几粒大米饭。而且小鸡正在啄一粒已经变干了的大米,啄一啄放下,又啄一啄又放下。我一阵狂喜,小鸡终于肚子饿了,赶忙捏了一点泡过的小米撒了进去。小鸡似乎定了定神,然后从容不迫地把小米一粒一粒地捡进嘴里。怕小鸡被噎着,赶忙拿罐子去盛水,父亲说:“听说小鸡不能喝水,喝了水会拉稀死掉。”我纳闷难道小鸡不渴吗?我说怎么没看到小鸡撒尿,原来没喝水呀!问父亲:“小鸡为啥不撒尿?”父亲停顿了片刻,说:“我也不清楚,老话都这么说‘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父亲的话我似懂非懂。今天的晚饭吃的特别香。

看着小鸡一天一个样的变化着,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也不知道是公鸡还是母鸡,父亲说要是母鸡还能下蛋,要是个公鸡白吃食了。于是我提起小鸡的两条腿把鸡倒提起来,看到小鸡头朝上扭了扭,然后又头朝下垂着。咦!是公的还是母的?我又用手倒握小鸡,用食指在小鸡的屁股上摸了一下,只摸到一个屁股眼。真是不可思议怎么能摸出公母?是怎么摸出来的?算了,不管了,公鸡、母鸡我都喜欢!

小鸡变成小公鸡过程的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变化最明显的几个部位。翅膀出现深浅不一的花纹;冠子开始长大像頂着一朵红通通的小花;尾巴开始向上翘。纸箱子已很难再让小公鸡栖身了,在父亲的指导下在屋外墙根处用捡来的废砖头搭了一个窝,上面开了一个可以透气采光的天窗,下面留了一个小门,方便出入。小公鸡吃的越来越多,父亲抱怨道:“人都不够吃,哪有粮食喂鸡!”于是,白天放出去在垃圾堆自己捡着吃,每天傍晚用摘出来的菜叶子剁碎掺入玉米面喂一次。看着小公鸡狼吞虎咽的样子,想着说不定饿了一天了。

一天早晨,我打开鸡窝小门,小公鸡没像往常冲出来。从天窗上一看它卧在那儿低着头轻声哼-哼-哼地呻吟着,羽毛好像有些轻微颤抖。咦!怎么了?我嘘-嘘-嘘地吹了几声口哨也没有反应。用小棍把它拨了一拨,小公鸡向鸡窝小门方向挪了挪然后又卧下了。心想可能生病了!我一下着急起来,赶忙伸手拉住小公鸡的一个翅膀轻轻地想把它拉出鸡窝。它坠着屁股不肯出来,我硬是把它拽了出来。仔细一看小公鸡无精打采的,眼睛也睁不开,羽毛乱而无光,鸡冠不如以前红润。出了窝就拉了一点黄绿色稀粪。是感冒了?还是拉肚子了?我赶紧去给父亲说。父亲出来看了看,说:“遭鸡瘟了,活不成了!”我只觉得心往下一沉,像是压了块铅疙瘩。父亲抱怨地说:“这下子粮食都白吃了,还不如前两天宰了吃了,爆炒小公鸡还是一道好菜呢!”父亲的话让我听了很不舒服。上学时间快要到了,我赶快把小公鸡放进窝里,并拌了一点玉米面。

一上午脑子时不时地跑到小公鸡身上,遭鸡瘟了是啥意思?生的什么病?有没有给鸡治病的药?真的要死了吗?……也可能已经吃了平时吃不上香喷喷的饭,会好起来了……今天老师讲的课怎么乱七八糟的?好不容易听到了下课的铃声。忐忑不安地赶到鸡窝前,小公鸡还是卧着不动,拌的饭一点啄过的痕迹都没有。我的心情比早晨更沉重,看样子真的要死了。午饭吃的很慢,父亲斜着眼睛骂我没出息,长大也干不了大事。你老子死了也不见得这样难过……突然发现碗里有一小块肉,刚想捡进嘴里,转念一想,小公鸡肯定跟我一样爱吃肉,于是把这块小肉留到最后。吃完饭把肉撕成小块放在左手手心里,右手把小公鸡拉出鸡窝。把左手伸到鸡嘴下,说快吃吧,这是肉,香的很!但是它还是不理。要在以前这样喂它好吃的,它的尖尖嘴在我手心里快速地啄着,感觉又疼又痒又舒服。我一阵悲哀,看来真的活不成了。

父亲出来看了一会,说:“我给你一片土霉素,你把它捣碎了,和在你妈揪面片时掉在锅台上的面片中,分几次喂下去,试试看吧。”于是一扬手,碎肉飞进了我那早已垂涎三尺的嘴里。赶快按父亲的方法做好了面团,揪了一块给鸡喂,可是它还是不吃。父亲说:“扳开嘴塞进去!”于是我坐在小板凳上,把它放在腿上,小公鸡还是没精神。以前若是抱在怀里它会把我衣服上的扣子当成巧克力不停地啄。扳开它的嘴塞了进去,小公鸡吞了几下然后左右一甩面团掉在地上。父亲数落道:“你这个愣头,那么大的一块,鸡能咽下去吗!我一口给你塞一个馍馍,看你咋样!不吐才怪呢。”我赶忙捡起面团把它分成几个小面团,又扳开它的嘴塞了进去一个,尽量塞的深一些。只见小公鸡吞了几下然后一伸脖子,咕噜咽了下去,我心里一下轻松一些。然后把那几个小面团都喂了下去。父亲说:“可以了,药吃的多了也不行,晚上再喂一次,管用不管用老天爷才知道。”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了,想看看小公鸡怎么样了。父母还没有起床,窗户外面还是黑洞洞的,只好在被窝里胡思乱想……好不容易盼到天蒙蒙亮了,听到父母起床了,赶紧爬起来,来到鸡窝前。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打开天窗往里看,小公鸡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啾!啾!地叫着,尽管听起来有气无力的,但我觉得十分悦耳。父亲简直就是神医。赶紧又喂了一些药面。忙完自己的事,迈着轻快的脚步上学去了。

本文标签: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微尘老马本记》第4章 1.4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