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小说>>《习非成是》>> 第365章:【第24章18节】

《习非成是》

第 365 章

【第24章18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0/9/24 17:44:28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老婆一直不相信我能写本小说,因此坚持要看初稿,我知道这是她的好奇心在作怪,想着我乱笔涂鸦指不定涂个什么怪物来。老婆审查初稿的那天,我特别注意观察老婆的面部表情,只见老婆脸上一会晴,一会阴。我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内心揣着个小兔子,最担心书中那个敏感人物让老婆猜三想四。果然老婆很快忍不住来要问我,我说你全部看完了就知道了。满以为老婆看完了能着实表扬我一番,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对我来说确实不容易。没成想老婆迫不及待蹦出一排问号。第一个问号就是我最担心的问题:“你的情人何莲是真的还是假的?”老婆先入为主地把何莲定性为我的情人,让我心惊肉跳。我说:“是我虚构的一个人物。”老婆说:“我怎么看的像真人真事?你该不是真有这段风流事吧?……”我一阵心悸后连忙狡辩说:“如果你看起来像真人真事,说明我水平高么,把真实的事写成像假的是败笔,把假的事写成像真的一样是妙笔生花!”老婆半信半疑地说:“是真是假我也没办法调查,无论是真是假,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人,把你拴在我的马厩里拉车推磨……”老婆的表情俨然是一副胜利者。脖子挂着的彩色金吊坠闪闪发光,中间那匹马滴溜溜地乱转。老婆又问:“书中那些从来没有说过的事是真是假?”我也来了一顿太极拳云手。故作深奥地回答:“真亦假来假亦真,有亦无来无亦有,天机不可泄!”其实都是真的,让我虚构故事,凭我玩铁疙瘩的脑袋着实想不出来。我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欲盖弥彰,以假乱真。与何莲的事,老婆就是在我脖子上割一个口子,也不能承认是真的,那样对老婆是一种伤害。老婆又问我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事情没有交代清楚,何莲这个最敏感的问号被我搪塞过去了,其他问号我还怕什么。

接下来老婆又是一串惊叹号。第一个惊叹号是:“你心偏的太过了吧!对你父母褒多贬少,对我父母褒少贬多……”我理直气壮地反问:“你给我指出来那个地方写的不是事实?”老婆哼唧了一会没吭气。然后又甩出几个惊叹号,被我一一化解。我有些心虚地故意问:“你对书的总体印象如何?”老婆回答说:“还行吧,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我也看不出是什么文体,好像是个四不像……能写出来就不容易了!”老婆的评价让我心里不舒服,但我没法反驳,因为我自己也觉得是个怪物。当初也看过一些文学理论,各种流派,各种主义让我晕头转向,完全搞明白就难,学着能运用更难,学精用活了难上加难。况且不知道那要到哪一轮猴年马月,岁月催人呀!我也试着“魔幻现实”了一把,“邯郸学步”不值一提。我也没有先师们的高超道行,对我来说女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体,身为大老爷们的先师竟然能把女人的心理刻画的入木三分,惟妙惟肖, 让我望尘莫及。按照工科好用的产品就是标准的思维,一直在寻找文学中深邃的思想性、高超的艺术性标准是什么,结果这个见仁见智的领域很难说清楚。文学也不应该有标准,否则怎么能创新发展。“真实的艺术”“艺术的真实”我也知道其含义,真实可以做到,艺术却很难把握。没有了标准的束缚,我越发天马行空起来,按照自己对文学的理解,由着性子,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老婆说我讲了些家长里短的小事,那没办法,一生平淡无奇,没有波澜壮阔的事情可写。只能凡人写凡事,写一些自己经历过的事,写自己心里面真实闪念过的事。可惜的是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也没有想到日后写本书,因此一些精彩音符回想不起来了,即便绞尽脑汁回顾描写,再也不可能重现当时的情景。

书是写出来了,接下来是我唠唠叨叨的故事有没有人愿意听。毕竟讲故事的目的是为了给别人听,否则岂不是自己的嘴巴讲给自己的耳朵听,像个自言自语的精神病人。问题是一个无名鼠辈哪有人青睐你,除非能评个什么文学奖,一时间“洛阳纸贵”,或许会有更多人关注你的故事。奖金都是不重要的,关键是要的是这个名声,虽然知道是个白日梦,不过做梦的一瞬间感觉也不错。常言道:“人捧人香,人贬人臭。”虽然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酒要香,也要大声吆喝。或许大多数作者都是这样想着,要不然为什么参评文学奖的人都挤的吐了血。唉!都是天涯沦落人啊。

可是竟然有人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简直不可思议!法国作家萨特当他得知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时,他当即以“不接受任何来自官方的荣誉”予以拒绝。萨特发表公开声明,事先他曾写信给瑞典学院,不要选他为得奖人,但他并不知道瑞典学院的决定是不可更改的。在信中,他特别说明他的拒绝不是出于对瑞典学院的轻视,而是基于个人和客观的理由。在个人理由方面,由于他对作家职责的观念,他一向拒绝任何官方的荣誉。在客观理由方面,他相信人与人、文化与文化的交流,必须在没有任何机构的介入下进行……那么萨待对作家职责的观念是什么呢?可以从他的创作谈里可见一斑:“……精神产品这个既是具体的又是想像出来的对象,只有在作者和读者的联合努力之下,才能出现。只有为了别人,才有艺术,只有通过别人,才有艺术……因此作家为诉诸读者的自由而写作,他只有得到这个自由才能使他的作品存在。但是他不能局限于此,他还要求读者们把他给与他们的信任再归还给他,要求他们承认他的创作自由,要求他们通过一项对称的、方向相反的召唤来吁请他的自由……换句话说,人们越对改变它感到兴味,它就越显得生动。作家的世界只有当读者予以审查,对之表示赞赏、愤怒的时候才能显示它的全部深度……”萨特大师的思想境界我等凡夫俗子难以深刻理解。我粗浅的理解就是精神产品不能以功利为目的,一切为了读者。历史是无情的,作者的历史和现实价值还是要取决于作品本身,千秋功过留待读者评说。有学者著文评说:“萨特是个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的两面神。没有一个哲学家象他那样在文学海洋中游弋,也没有一个文学家象他那样大举进行哲学操练。我们无法理解,逻辑思辩和形象推演,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竟然在同一支羽毛笔下毫无妨碍地非常清晰地表现出来。” 

但是理想与现实差距很大,现实是世界上哪有永恒,一般的作品生命力都很短暂,即便是名著也不可能永受青睐。文坛像沙漠一样浩瀚,写出一部在沙漠上一粒闪闪发光的金沙谈何容易。常言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许多读者都喜欢看热闹,要不然为什么有些网络小说作者发了大财,书中自有了黄金屋和颜如玉,而纯文学作品越来越受到冷落。甚至出现了撰写小说的软件,你说奇怪不奇怪,人类的精神产品应该用心去写,怎么能用机器代替,机器有灵魂吗?机器有比宇宙还要博大和复杂的人类大脑吗?有一天机器真要普遍代替了人写小说,小说的生命就终结了……

凡人的眼界是一叶障目,而大师们的眼界总是高瞻远瞩。英国诗人雪莱曾预言:“科学技术的片面发展,将给人类带来深刻危机……”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希特勒扬言,如果我战败了,我要让全世界为我陪葬。大批德国科学家和工程师为希特勒研制原子弹的事实,充分说明雪莱观点是对的。科学技术也是双刃剑。崇拜雪莱的诺贝尔是想通过这个文学大奖 ,帮助未来人类在物质文明与精神生活上取得尽可能同步和谐的发展 ,他相信文化的力量。

书是人们放飞灵魂的载体。与书中优秀人物为伴,使人内心强大,勇敢面对抉择和挑战。一个没有思想的民族,一个功利和世俗的民族,还处在低等动物的初级阶段。相信物质是基础,精神是目的。当人们的物质基础不再是追逐的唯一目标时,人们就会追求精神目标,相信人们的欣赏能力会提高的,功利、浮躁、浅薄的时代必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钻进我脑子里面的一首名句翻着跟头滚了出来:“满纸荒唐言,一把啼笑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思考着“天不变,道也不变”之古训,天变不变?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只是有快有慢,有大有小,有形无形,有声无声而已。既然天在变,那么道也在变,人也在变。故而人生如书、如月、如棋、如舟、如歌、如梦、如戏……正所谓“世界大舞台,人生小舞台,戏如人生,人生如戏,长袖善舞,全看表演,演绎出多少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来……”

有著名弹词为证:

西园梅放立春先, 云镇霄光雨水连。

惊蛰初交河跃鲤, 春分蝴蝶梦花间。

清明时放风筝好, 谷雨西厢宜养蚕。

牡丹立夏花零落, 玉簪小满布庭前。

隔溪芒种渔家乐, 农田耕耘夏至间。

小暑白罗衫着体, 望河大暑对风眠。

立秋向日葵花放, 处暑西楼听晚蝉。

翡翠园中沾白露, 秋分折桂月华天。

枯山寒露惊鸿雁, 霜降芦花红蓼滩。

立冬畅饮麒麟阁, 绣襦小雪咏诗篇。

幽阖大雪红炉暖, 冬至琵琶懒去弹。

小寒高卧邯郸梦, 捧雪飘空交大寒。

(全书完)

本文标签: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习非成是》第365章 【第24章18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