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小说>>《习非成是》>> 第364章:【第24章17节】

《习非成是》

第 364 章

【第24章17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0/9/24 17:43:09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写作是在黎明前时间段偷偷摸摸地进行着,这个时间段屋内和屋外一样夜深人静,没有任何干扰,而且脑细胞经过养精蓄锐异常清醒。父母遗传早睡早起的习惯给我提供了充分必要条件。为什么要瞒着老婆写作呢?一方面主要是没有自信心,能不能完成心里没有数,有可能写不下去了半途而废。另一方面害怕老婆笑话我,一个仅上了小学五年级,初中只上一年,没有上过高中,当过几年翻砂工,大学上的是铸造专业,研究了一辈子铁疙瘩,经常被老婆纠正错别字的人,竟然写起小说来,岂不是“鸡屁股上拴绳子--扯蛋”。我想着瞒天过海地把书写出来后再告诉老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地把东西摆在老婆眼前,不由得她不信。过去十几年如一日黎明前时段也在电脑上工作,那是在做PPT课件,处理教学、科研方面的工作,研究股票、贵金属K线图,电脑都已经换了几台了。老婆早已经习惯了,如今有了新的主要任务,唯一不同的是起床的时间比以前更早了,老婆纳闷怎么快退休了反而工作越多了,我有一箩筐的理由可以搪塞老婆。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有一天老婆清晨起来,想润一口我茶杯里温度适中的水。有可能我太专注了,没有听到动静,老婆突然出现在书房门口,把我吓了一大跳,我赶紧把电脑屏幕窗口关掉,老婆疑惑地睡去了。从此被老婆盯上了,黎明时分隔三差五找个理由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手指头也不慢。有一次天气闷热,我仅穿了个大裤衩,汗流浃背地干着,注意力高度集中。老婆偷偷摸摸地出现在门口,这次我是快速把窗口拉下来。老婆忍不住问:“这一段时间你偷偷摸摸地在干啥?是不是在网恋?”我说:“哪里的话,我这一把子年龄了还恋什么!”老婆又说:“哼!电视剧里说‘老年人谈恋爱像是老房子着火,没救了’,你给我说实话你正在干什么,为什么每次我一来你就把窗口关了?以前没有这个毛病,你该不是正在看见不得人的东西吧?”我赶紧辩解说:“哪有白看的,要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肯定要扣钱,手机号码不能随便给别人,会引来麻烦的,询问申请专利的电话骚扰了我们家好几年就是个教训!”老婆不甘心地又问:“你该不是正在裸聊吧?看你脱的只剩下裤衩了?”老婆越说越不像话了,我有些沉不住气了,嚷道:“你胡说什么呢!裸聊要有摄像头,咱们家电脑上哪有摄像头!”老婆说:“你就不会悄悄装上一个?”看样子老婆今天非要搞个水落石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再不说实话,指不定老婆又说出什么更加耸人听闻的话来。我乖乖地缴械投降了,说:“好!好!好!我给你说实话,你再不要想象力那么丰富就行了!”于是我把屏幕窗口复原了。老婆看我正在写小说,吃惊的愣了片刻后,说道:“写小说?你--你还能写小说?……”我担心老婆说出异想天开、自不量力、痴人说梦、撒泡尿……等一系列让我面红耳热的话来。赶紧解释:“马上要退休了,整天在家像动物园的狗熊一样闲的发慌,在家转来转去找着茬跟你吵架也不好,总得有些事干干,况且多用用脑子不得老年痴呆症,能不能写出来还两说呢……”老婆表情看起来对我放心了。但似乎不相信我能写出小说来,撂下一句:“也好!只要不痴呆就行,瞎编去吧!”然后重新回到她的床上补黎明前的瞌睡去了。黎明前的瞌睡是人生最香的时段,我却没有这个好命体验,我相信此时老婆一定睡的更香。我又开始继续瞎编起来……

写书过程的艰难程度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有深刻体会。看书是一种感觉,写书是另一种感觉,就连标点符号都不敢怠慢,小心伺候着,否则让你的文字排列组合乱了套。最关键的是有时候没有思路,一天下来写不了几个字,在家里乱转,引的老婆幸灾乐祸地说我编不出来了。出了门,外面乱哄哄的世界让我脑子更乱,也不知道敲了多少次退堂鼓。老婆说我编不出来了,我不服气,我又不是编故事专业毕业的。她那里知道这条路上的艰难,虽然基本上写的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可是要把它表述出来也不容易,写的让人耐着性子能看完更难,写成畅销书难乎其难,写成名著如同上青天。过去经常与老婆一起对电视剧评头论足,我最常用的一个成语“胡编乱造”。现在看来能编出来就很不容易了,那也是逐字逐句呕心沥血的结果,因此保护知识产权非常必要。

我发现写作小说是一件高度复杂的脑力活动,与写科研论文不一样。科研论文有固定的结构模式,可以照猫画虎,必须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攀登更高的山峰。写作小说就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只能借鉴,不能模仿,否则就失去了自我,必须构造出属于自己的奇异的桂林山峰。

我还体会到写作过程是否顺利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条是取决于构思的优劣,构思的优劣又取决于心境的优劣,心境的优劣又取决于环境的优劣。家里的环境干扰比较多,老婆无意中制造出的噪音打断了正在入巷的思路,不得不重新找回原路。怪不得有些作家去偏僻的山村租一个农家小院静心搞创作,也是有道理的。只要老婆发出干扰信号,先把老婆数落一顿,然后就扬言要带着工资卡和笔记本电脑离家出走。老婆讽刺道:“你就是写着玩玩,练练脑子,不痴呆了就行了,你还认真起来了,真以为自己是个大作家,能写出流芳百世的作品来!……”老婆话糙理不糙,我也没有想写个传世之作,也没有哪个道行。况且世界上哪有永恒,就连地球、太阳都没有永恒,我只不过是想顺利地把话说完。离家出走也不现实,只能把书房的门紧闭,正所谓“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老婆又说了N个“闭门造车”。

渐渐地老婆也开始起的比以前早了,只要一听见老婆起床的动静,我一下感觉心神不宁,脑子立马不转了。我数落老婆:“你以前是个睡不醒,现在怎么了?故意干扰我!就早晨那点清净时间……”老婆说:“你早早睡了,我一个人看电视没意思,也瞌睡了,因此醒的也早了……”我生气地说:“你不会晚一点睡吗!我给你规定起床时间,不得早于这个时间!”老婆也生气了说:“这哪里像个家,简直像个军营,什么时间起床,什么时间吃早饭,都成了军事化管理。我给你买个军号你吹吧,我听起床号!……你整天跟我说不了几句话……别人家的老两口都是成双成对地出入……”我看老婆生气了,就解释说:“你去跟那些老娘们玩去,别缠着我,我在干正事,你得理解才对,找个老婆真麻烦!有句话说得好‘一个失败的男人身后总有一个成为干扰源的老婆!’。”老婆恼了说:“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话,是你瞎编出来的吧?你现在瞎编的本事果然有长进!人家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总有一个默默付出的老婆!’,我支持了你一辈子了,你当上教授没有我的功劳吗?……”我自知理亏,老婆这一辈子对家的付出无以伦比,现在还在继续付出,我无言以对。感叹一辈子想干点事真难呀!内外都是不得不操心、出钱、出力的事。父母的事,姥姥的事,姐姐家的事,妹妹家的事,弟弟家的事,丈母娘的事,丈母爹的事……没办法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

为了提高写作效率,我只能更加早睡早起,延长夜深人静的宝贵时间段,比古时候那个“闻鸡起舞”者,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做又带来了新的问题,起床就是一件困难的事,夜半三更又不敢设闹铃,怕吵着老婆,凭着感觉起床,经常是起晚了。看来没有人督促不行,于是请闹铃监督。忠于职守的闹铃在夜深人静时分,嗓门愈显高亢。只有请它睡在我的枕边,只要它一唱起床歌,我就一伸把它的嘴堵上。默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是在革自己的命。千万不能在床上磨蹭,一迷糊今天早晨就白过了。

起床后按照习惯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邮件,退休了再没有多少人理睬了。倒是邀请我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通知却一如既往地热情,如果它们知道我已经没了课题费,不知道是啥态度。邮箱温馨的提示语“夜已经深了该休息了……”让我感到温暖,她不知道我不是还没睡,而是已经起床了。想着在这个城市里也许只有我和母亲此时已经起床了。自从母亲因父亲去世的事,把觉睡了个颠三倒四,至今没有改过来,比我的早睡早起有过之而无不及,都是自找的。想着母亲正在床上一边锻炼一边胡思乱想,感叹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突然觉得此话我说不合适,母亲是属鼠的。早晨工作几个小时后人困马乏的,脑子也不转了,吃完早饭更加成了“罪犯”,躺在床上在收音机广播的催眠下不一会就睡着了。睡醒了,脑袋也清醒了,又开始闭门构思。中午吃完饭再睡一会。下午脑细胞拒绝工作,我只好出门瞎转,买些日用品回来,晚饭后陪老婆看看电视剧。再也不按照逻辑思维挑电视剧里的骨头了,不过是娱乐而已,何必较真呢。周而复始,老婆送我一个雅号“三饱倒先生”,即每天三个饱、三个倒。我的原则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脑子清楚了就干活。

退休的日子十分惬意,再也没有外界的众多骚扰,自由自在地干着自己想干的事情,寂无所寂才是境界。虽然脑子累,但心不累。常言道:“不怕慢,就怕站。”说的是长途跋涉旅行时每天坚持一段行程,久而久之回头一望,哇!走了不少路了。最怕停止不前,越站越懒,越站越不想动弹。我体会写书也是一样的道理,必须每天规定一定数量的字数,而且要坚持完成,标准由少逐渐增多。否则人的惰性就会膨胀,今日推明日,明日何其多,终将一事无成。开始给我自己规定每天早晨撰写500字,常常是完不成。渐渐地入了道,还能超额完成任务。又规定每天早晨撰写1000字,实践证明这是个极限定额,有时候完不成,有时候能完成。有时候还能超额完成任务,最多一次写过2000字,这天特别开心,感觉这天活的特别有价值。科学地操作应该是平均每天完成1000字,有时候脑细胞确实不想动弹,有时候又特别活跃,这是正常生理反应,应该顺其自然。但总体上让脑细胞始终保持张力是必须的,就像军队不经常训练演习,就没有战斗力。

从理论上来说任何脑力活动应该是个自发的过程,为什么要强迫自己违反科学规律呢,主要是为了与生命赛跑。看到家属院里几个六十多岁人的花圈摆了出来,其中还有两个与我同是一颗树上的果子。正所谓“常有新贴黑讣告,忍看朋辈成新鬼”,心中一阵恐慌。虽然算命先生张铁嘴算我的阳寿是七十三岁,可是黄泉路上无常鬼多了去,这事谁能说的清楚。常言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尤其现在全身关节疼痛难忍,说不定要挨着个做关节置换。听说疝气复发率比较高,不知道还要补几刀。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指不定还会生出什么想不到的事情来。假如阴曹地府的崔判官哪天酒喝多了,生死簿上大笔一挥,小鬼就来索命怎么办。书还没有写完,岂不是遗憾。因此我要忍着病痛加快进度,无论好孬先把房架子搭起来,无论如何总算初步完成了最后一个目标,心里比较踏实。至于装修的好孬就看我的造化了,只要阎王爷一天不收我,我就能精雕细琢地装修。司马迁的话:“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成了鞭策我的座右铭。霍金成了我学习的榜样。我也知道这样类比让人贻笑大方,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确实能起到受磨难时而奋进之作用。 

经常后悔没有早一点觉悟,应该升教授后就下文海,早已经把书写出来了。回想在过去的十几年教授生涯里尽干着为了谋生的勾当,谋生也是必须的,但应该兼顾着干些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了。更后悔应该升了副教授后就可以了,然后陶醉在文海里修身养性多爽快,非要千辛万苦地争那个“正房夫人”。我再也不想提肠子了,它早已经没样子了,只能用一个成语“噬脐莫及”来形容。莫非我与人文科学有缘,为什么会一见钟情,走的是先结婚后恋爱的心理路程。也更后悔上大学时就应该学人文科学,一辈子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是一种幸福。突然感觉专职作家活的真爽快,拿工资写小说。如果有人包养我,我一定为他歌功颂德,树碑立传。可是那时候是推荐上大学,专业名额都是分配好的,不由你自己挑选。算了!认命吧,能上这个“黑三辈”专业的大学机会,让多少人羡慕不已。只能感叹路走对了,门进错了。写作是个极其艰苦的事情,没有对文学这个情人的真挚热爱是坚持不下来的,可以用三闾大夫的话形容:“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虽然这几年吃了不少苦,我认为还是值得的,至少补上了四分之一脑袋的空缺。

本文标签: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习非成是》第364章 【第24章17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