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小说>>《习非成是》>> 第359章:【第24章12节】

《习非成是》

第 359 章

【第24章12节】

作者:老马刘炳发表于:2020/9/24 17:35:49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下午,戴医生又来了,我以为又要来弯我的膝关节,把我吓了一跳,结果他没有理睬我。对黑汉说:“你的病检结果出来了,是良性的,祝福你。”黑汉扬扬自得地说:“我就说是良性的,你们还不信,白让我多挨了一刀……”我听着不顺耳,还不是运气好,碰了个巧。好像他比医生还能行,医生应该听他的。不过也能理解,大多数人习惯将自己的成功归因于自身,把失败归因于环境。自己站在阴影里,却说太阳对我不公平。而将他人的成功归因于环境,失败归因于其自身。 戴医生也没有跟他计较,说:“接下来的问题是,做髋关节全置换还是做半置换,虽然你的髋关节一头断了,但另一端还好着呢,全换有些可惜。半置换使用寿命没有那么长,相当于假体和你的肉体摩擦。”黑汉问:“能坚持多少年?”戴医生说:“人的个体差异不一样,我不好说具体可以使用多少年,十年以上应该有可能吧。”黑汉想了片刻,问:“如果做全置换能用多少年?”戴医生说:“差不多可以用20年。你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因此,我们想尊重你的意见。”黑汉犹豫地说:“我们再商量一下。”我猜想医生已经有了手术方案,对于黑汉的自以为是,医生领教过了。医生有意识给他戴了一顶高帽子,又将了他一军,免得后面的工作不好做。

   戴医生走了,黑汉问他的家人,说:“你们说该怎么办?”黑汉的哥哥依旧是不插言。黑汉的妈妈也没有主意。黑汉的媳妇可能还没有想明白。大家都不吭气。黑汉急咧咧地拧着黑眉道:“平日里你们话多的车载斗量,一到关键时刻,你们就不吭气……本来就是良性的,你们也不替我说话,白让我多疼了好几天……现在到了该拿主意的时候了,你们还是不吭气,你们跟了来有什么用处!……”我感叹这小子太不讲理了,这么专业的问题一般人谁能拿得了主意,谁敢拿主意。一个大爷们主意就应该自己拿么,怪家人干啥。你刚才不是比医生都能行嘛。这混帐东西,还说家人没用,要不是家人陪护,你娃娃的吃喝拉撒谁管?黑汉开始有意识地跟我们说,言外之意是想听听我们意见,事关重大,谁敢参言。然后又拿手机搜索起来。一直到第二天早晨黑汉还自言自语地叨叨着,看样子还没有拿定主意。

   上午上班时间,范专家和戴医生来了。问黑汉:“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黑汉哼哼唧唧说:“我考虑了一晚上也不知道咋办。你们医生建议做什么置换?”我暗笑,医生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范专家说:“我们建议你做半置换,因为你的髋关节凹的那一半没有损伤。我们治疗的原则是,尽量保住身体自身的组织,创伤尽可能的小。还有一个考虑是,如果做了全置换,万一肿瘤再复发了怎么办,因为全置换只能做一次,你才32岁,后面怎么办。复发这都是有可能的,为什么肿瘤偏偏长在那个部位?不长在别的地方,总是有原因的,只是我们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我说的是万一复发,也可能不复发,不复发当然最好。一旦复发了,再做全置换。”范专家停下来,看黑汉的反应,黑汉闪着惊恐眼神问:“半置换能用多少年?”范专家说:“人和人的情况也不一样,根据以往的经验,七八年,十来年都有。”黑汉又问:“用什么材料?我要用最好的材料!”范专家说:“这种半置换不是要用最好的材料,而是要用最合适的材料。以延长使用寿命。”黑汉没有吭气。范专家问:“你同意手术方案吗?”黑汉犹豫地说:“也行吧。”范专家对戴医生说:“那就明天安排手术。”范专家没有理睬我就走了,可能把我忘了。我能理解,高度关注制定出最佳的手术方案,把手术尽可能地做到完美,这才是名符其实好专家的责任。

   第二天上午,戴医生来查房,我一阵紧张,他肯定要先压后弯我的膝关节。想逃是逃不掉的,疼的我连忙求饶,手下留情。戴医生批评我功能锻炼没有进展。然后告诉我,病理检查结果是,不支持有结核病。我心里一阵轻松,终于了了一块心病。白白让我背了这么多天的黑锅,感觉病房所有人的眼神都不对劲,现在好像正常了。

黑汉的手术被安排在下午,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动静。黑汉沉不住气了,牢骚话不停:“为什么安排在下午,为什么都快下班了还不来……”看黑汉发急,他的家人也坐不住了,一趟一趟往病房外跑。我对黑汉说:“戴医生曾经给我说过,年龄大的人安排在前面,担心低血糖,我不是也被安排到了中午了嘛。你膘肥体壮的肯定往后排。”黑汉不吭气了。

过了一会,手术室来人,推着黑汉的病床走了。大约二个多小时以后,黑汉又被推回病房。

自从黑汉回到病房,他发出疼、啊、呀、嘘、唏、噢等各种声音没有断过。而且不停地提出吃、喝、痒、抠、搓、揉等各种要求。他妈心疼儿子,媳妇心疼老公,因此他的家人屁股都不敢落坐,围在他的床前,随时听候调遣。凡是跑腿出力气的活都是他哥哥完成。给他买来了拐杖和一种特殊的鞋,鞋跟上固定着一根横木条,穿上以后腿就不能左右晃动,说是避免髋关节脱臼。

护士时不时地来换药瓶,一看黑汉这阵势,说:“没有那么疼吧?已经给你打止痛药了。你手腕上还有镇疼泵。”黑汉不高兴地说:“疼得是我,你咋知道?”护士说:“我天天接触病人,怎么能不知道。膝关节置换刀口长,比髋关节置换还要疼。你的刀口不算大,你看引流瓶都没有给你挂。”黑汉没吭气,护士走了。黑汉的媳妇说:“你也坚强些,你看那个叔叔手术后一声不吭。”黑汉振振有词地说:“他年龄大了,疼感神经退化了,可能不太疼。”我听着生气,他竟然能说出如此歪道理,真是岂有此理。我想同他理论理论,又一想算了,不同愚人争辩,否则就搞不清谁是愚人了。常言道:“在争辩的时候,最难辩倒的观点就是沉默。看清一个人又何必去揭穿,讨厌一个人又何必去翻脸。活着,总有看不惯的人,就如别人看不惯我们一样。”黑汉的媳妇又说:“你看你,天都喊下来了。”黑汉说:“我觉得叫出来就好受一些。”黑汉的媳妇又说:“你好受了,把我们叫得心里毛毛的。”

叫喊声似乎稍微好了一些,紧接着喊热死了渐渐多了起来。黑汉命令他媳妇把空调开到最大。我知道没有用处,医院晚上把温度控制在25度。过了一会,黑汉对他媳妇说:“咋还这么热,你去把窗户打开。”他媳妇不敢不听,去把对着门的那扇窗户打开了,一阵风吹了进来,黑汉高兴道:“好凉快呀!”过了一会,黑汉说:“咦,怎么风小了,你们把我推到窗户底下。”他的妈妈说:“不行的,人家两个老爷子咋上厕所。”黑汉没吭气。又过了一会,黑汉说:“把这边的窗户也打开,风一吹就到了我的床上。”他的妈妈又说:“也不行的,老年人最怕窗户底下的风。”我心里赞叹,他妈妈是个懂道理的人。又过了一会,病房温度开始上升了,那是肯定的,夏天晚上户外温度都在30度左右。黑汉又命令他媳妇把窗户关上。老爷子和82床冷冷的观看黑汉丰富多彩的表演,我知道大家看他刚刚做完手术,不跟他计较。

他妈心疼儿子,拿起装着片子的牛皮纸袋子,给他扇了起来。这一下招出毛病来,只要一停,黑汉就喊热死了,赶紧再扇。他哥哥说明天去买一台小风扇放在床头柜上。三个人轮流给他扇风。一直到了后半夜,黑汉闹腾累了,睡着了。他的妈妈躺在行军床上,他的媳妇爬在床边,他的哥哥靠着墙,都迷糊了。病房里才安静下来。

我却一下睡不着,让黑汉一顿折腾,我那早睡早起的习惯已经过了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主要感叹一句名言“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像黑汉这种鸟实属罕见。他要满足自己的欲望的时候,从来想不到别人,包括他的亲人,好像是点、线性思维。他说“叫出来就好受一些”,叫出来真的会好受一些吗?我没有体验过,可是疼还是自己的呀。这在心理上如何解释?也许,叫出来后,他得到了大家的同情和照顾,他认为痛苦得到了分担。大脑得到命令,分泌出快乐因子,所以感觉好受一些。我与他想的不一样,我认为幸福要与亲人分享,痛苦不能与亲人分担,一人的痛苦总不能让亲人陪着痛苦吧。这混帐东西还说我“年龄大了,疼感神经退化了,可能不太疼。”真是岂有此理。不过医学上说不定真有此现象,人老了一切都在退化嘛。可是这要有试验数据做支撑,可是这种试验有没有人做过,好像试验不好做。隔行如隔山,操那个闲心干啥。脑子一转,又转到黑汉身上。黑汉的妈妈是一个心直口快,厚道的农民,她的大儿子看起来也比较厚道。可是怎么养会出这么个混帐小儿子?有人说:“素质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颇有道理。他怎么会是这种素质?是后天娇惯的?还是先天遗传他老子?还是他老子的言传身教所致?说不清楚……睡吧。

    第二天晚上,我刚想睡觉,突然手机响,一看电话号码是老娘家的座机打来的。我一阵紧张,老娘没有严重事情,不会轻易打电话。对半聋全瞎的她来说,打一健通电话都有困难。我一接电话,更让我惊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喊道:“我是派出所的,你们家跑水了,你赶快回来!都是些啥子女嘛,把一个又聋又瞎的老太太放在家里没人管!”我赶紧说:“好好好,马上回去。”赶紧给弟弟打了个电话,让他打车回家看看。一晚上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着,家里跑水怎么惊动了派出所?一定是跑大发了,有人报了警。想到这心里更慌,也不知道把老娘家淹成什么样子了。

   第二天下午,弟弟一家人来看我,说起昨天晚上的事。原来是洗脸池的水龙头关不严了,有点漏水。老娘有个节水的习惯,经常把皮塞堵上,接多了再舀出来冲厕所。结果洗脸池水满了开始往外溢,老娘听到了流水声,以为不知道哪个地方跑水了,一下慌了神,打开门大喊大叫起来,我们家跑水了……我们家跑水了……刚好五楼的邻居路过,进门把皮塞拔了。然后根据写在电话上方墙上的电话号码,给我打了电话。害怕我们不回去,就冒充是派出所的人。大家都为一个小题大做的事感叹不已。我对弟弟说,给五楼邻居买些礼物表示感谢,弟弟说已经给邻居买了一箱子牛奶送过去了。我发现铁蛋眼神有些呆滞,这种眼神以前犯病的时候曾经见过,心里一惊,该不是又犯病了吧?

   第二天上午戴医生来查房,又先压后弯我的膝关节,疼得我瓷牙咧嘴不敢吭气。然后对我说:“今天吊最后一次瓶子,明天你可以出院了。等一会你去换药室,我给你把刀口处理一下。”我疑惑道:“这才几天,行不行?”戴医生说:“怎么不行?手术没有伤及你的肌腱和血管,所以手术后六个小时就让你下地活动。回家慢慢养吧。不过你的功能训练还差的很远,回家一定要认真锻炼……”我赶紧表决心,一定好好锻炼。82床说他也想出院,戴医生说你只做理疗,啥时候出院都可以。我猜想他也看够了黑汉的表演。

过了一会,我去了换药室。戴医生取掉了厚厚的纱布和引流管,我一看刀口长度,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问为什么这么长?戴医生告诉我,由于对膑上滑膜炎也做了清理,所以刀口比别人的长。戴医生在我的刀口上用碘伏清洗了一遍,贴了一排子纱布。

第二天,带着一堆药出院了。

本文标签: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习非成是》第359章 【第24章12节】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