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那年那月 那些城外路边的石灰窑

那年那月 那些城外路边的石灰窑

作者:天水一滴发表于:2021/3/12 21:56:56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是明朝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于谦写下的《石灰吟》诗。

石灰是人类最早应用的建筑材料。公元前8世纪古希腊人已用于建筑。中国也在公元前7世纪即春秋时期开始使用石灰做建筑材料。而中国生产石灰的历史也应在千年以上。从于谦的诗句可以得知,至少在明朝时,我国人民已经熟练掌握了利用石灰岩烧制石灰的技术。

千百年来,在水泥问世之前,不论是民间垒石砌墙,修渠筑坝,建造房屋,还是官家筑城建关、建造宫阙,都是用石灰作为主要建筑材料。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的水泥工业刚刚起步,水泥产量还很不足,只能满足那些重要工程和大型建筑使用。在我们那个北方小县城以及周边地区,民间建房、修渠筑坝,以及县里建厂建站,大都还是以石灰作为垒墙砌砖打地基的主要材料。因此,生产石灰,也就是我们当地所说的“烧石灰”,就成了农村集体一项重要的副业生产和收入来源。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家所在的县城东边南北公路两侧,曾经有过许多石灰窑,都是附近农业生产队修建的。那时候,我们正上初中,放学或星期天去县城东边的滦河边上玩时,穿过那条南北向的公路,就会看到公路边石灰窑上干活的人们。有时,我们也会到石灰窑那里去玩,看人们在灰窑下边用大铁锤把那些大块的石头破碎成小块石头,然后用大筐抬到窑顶上,把小石块倒进窑里。有时还用大筐向窑里装煤块。人们个个汗流满面,但却精神抖擞,有说有笑,干的十分有劲。一到石灰烧熟了出窑的时候,我们看到,人们在石灰窑口带着眼镜和口罩,手持铁钎、铁叉,冒着高温,轮换着把窑里烧熟的石灰块和煤灰渣子从窑里漏下来,然后把石灰块和煤灰渣子分开,堆到窑外空场上晾着。刚出窑的石灰块温度很高,要等晾凉了才能装车往外运,不然,是无法装车运走的。

那时候,我们去石灰窑上玩,只是为了看热闹,对于石灰是怎么烧出来的,并不了解,也并没有问过。后来,我通过在电脑上查资料,了解了烧石灰的基本过程和要求。

烧石灰首先要建窑。石灰窑是用石头垒起来的。村里办烧石灰副业,首先要组织人从附近山上采石或者从石矿买来石头,在选好的地方建石灰窑。石灰窑一般都建在公路边上,为的是运送石料和销售石灰方便。当时我们县城东边那条南北公路两侧,隔三差五地有不下十几处石灰窑。离县城最近的是当时四街大队一个生产队在城外路东建的一排窑,有三四个窑口。再往北路西还有一处,是四街大队另一个生产队建的,也有三四个窑口。其他沿公路附近的村如北边的北关村、老站村,南边的一街村、南关村、再往南边的三里庄村、刘官营村、杜峪村也都建有石灰窑。

人们最开始时是建小窑烧石灰。我们那里的老百姓也称这种小窑为“闷子”。小窑灶膛狭小,一次只能装一吨多石灰石,人们一次性把石灰石和煤块从窑口往里面码好、装满后,从下面点火烧,下面的煤层燃烧着,把上面一层石灰石慢慢地烧熟,石灰石上面还有一层煤,煤炭的燃烧又把在上面一层石灰石烧熟,连续烧上七天左右,再把炉口封上,闷火两三天后就可以出窑了。这种小窑费工费时,产量不高,烧出来的石灰质量也不高。一般都是一个村里几家建房,搭伴儿建个窑,烧出一两吨石灰自家用。到了七十年代初,人们发现了用大窑烧石灰的办法。大窑窑膛大,装窑时只需从上面一层石头一层煤的倒进去装满就行。大窑点燃以后,只需每天从窑口用铁钎子把烧过的煤灰渣子漏下来,让窑里的石灰石一层一层地烧透。一般大窑要烧上二十多天,再把窑口封上几天就可以出窑。一个大窑一次能出十几吨到二十来吨石灰,不但产量高,质量好,而且成本低,效益高。所以,我们那里当时建的都是大窑。

大石灰窑一般都有三四米高,窑口从地面到顶部也有两米来高和宽。窑口前面是一片空地,地面平整整的,四周堆放着等待售出的石灰和灰渣。刚烧出来的石灰都是成块的,放到空地上后,很快就卖出去,如果时间长了没买走,遇到阴天下雨,堆放着的石灰块受了潮,就会变成粉末,那就不值钱了。所以,那时候生产队烧灰窑一般都是在春秋季节和冬季,夏天雨季就停工封窑,只留下几个看窑的和卖石灰的。

石灰是分为生石灰和熟石灰的。生石灰就是从窑里烧出来的石灰块,熟石灰就是把生石灰块加水变成石灰膏或者石灰浆。生石灰的用处很多。以前修石渣公路要新铺一层用生石灰面拌黄土的垫层,石灰面干了,垫层会很结实。生石灰还可以用来作为干燥剂。夏天雨水多,屋子里爱返潮,人们就从石灰窑上要几块或买一些生石灰块,放在屋子四角和床底下,使屋子地面保持干燥。秋末冬初,人们为了防止树木在冬季和来年开春发生虫害,就用生石灰水把树木从地面向上的树干刷一层白浆,这样就可以防止虫子爬上树干产卵,以避免来年开春发生虫害。因为生石灰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据说,生石灰还是制药的原料之一,许多药品里都有生石灰也就是超细碳酸钙的成分。熟石灰就是把生石灰加水发热后,做成石灰膏子或石灰浆。石灰膏子可以用来抹墙面或者勾抹墙缝。石灰浆水用来和沙子,做建筑用的凝固剂和粘合剂。方法是把生石灰块放在一口大锅、大桶里,或者用土围个大圈子,把石灰块放到圈子里,然后向石灰块上浇水。生石灰块被水一浇,就开始发热,慢慢地泡成石灰膏子或石灰浆。在没有水泥的时代,一般建筑都是用石灰浆掺沙子,作为打地基、垒石头、搞建筑的凝固剂。这种用石灰浆掺沙子垒起来的墙和建筑,也是很结实的。

烧石灰窑都是以煤为燃料。在煤价高的时候,烧石灰的成本也高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许多地方办了小煤矿,在产煤的同时,出产一种煤矸石,也算是一种质量最次的煤。我们那里把它叫做“水碴”。煤矸石虽然也能燃烧发热,但含碳量不高。可它价格低廉,因而也就成了烧石灰的理想燃料。人们开始时是用好煤烧石灰,后来在好煤中掺入次煤,再改为掺入水碴,最后,几乎全部改成了烧水碴。给石灰窑装料时,把石灰石和煤矸石相互交替着一层一层地添加,当煤层燃烧后,就能烧化隔层的石灰石。煤矸石烧过了,只要用铁钎子从窑底一捅,煤矸石灰渣子就能从石灰块的缝隙里漏下来。当然,人们在漏煤矸石灰的同时,也会把烧熟的石灰块渣子一起漏下来。这种煤矸石灰渣子和石灰块渣子混合的东西,我们那里把它叫做“灰稍”。这种“灰稍”虽然不是纯正的生石灰块,但人们可以用它来打地基、垒石头墙、或是用它打一些小房子、杂物棚子或猪圈房顶用,也能低价卖钱。

烧石灰几乎全是费力气的活。垒窑、碎石、装窑、出窑、装车,拉车,堆放石灰和“灰稍”,全都是力气活。而且,石灰窑上整天烟雾缭绕,石灰场上,一到出窑和装车外运时,石灰面子飞起,迷眼呛人,工作环境很差。所以到石灰窑上干活的,都是男壮劳力。但我们看到每个窑上也有一两个老年人,一问才知道,那是看窑的和卖石灰的。

烧石灰虽然大都是简单的力气活,但也有技术要求。首先是要选好石料。石料不好,或者烧的时间和火力掌握不好,烧出来的石灰块没有熟透,使用时就会出现死硬的灰块,那种灰块用多少水泡也化不开,只好把它挑出来扔掉。如果烧出来的死硬灰块多了,卖的时候就不值钱了。甚至人家会找上门来退货或索赔。据说有一年我们那里有个村的石灰窑,因为装的石料质量差,加上掌窑的技术不行,烧的火候不够,出窑的石灰块里死硬石灰块太多,甚至里面还有不少烧不开的石头,对方买回去使用时发现了,要求退货,卖家不给退,也不给赔偿损失,对方拉着一车从生石灰里挑出来的石头闹到县政府去了。石灰窑烧的火力大了和时间长了也不行,烧出来的石灰块一碰就碎,经过装车卸车就变成了石灰粉末,价钱上就要大打折扣了。所以,每个石灰窑上都要有个掌窑的,也就是烧石灰有经验,能掌握好火候和时间的人。但我们那时只是去窑上看着玩,对于谁是掌窑的,技术怎么样没有问过。

因为我们县南边的滦南县、乐亭县、唐海县都是沿海平原县,没有山,自然也没有石头,没有石灰窑。那些县的农户建房、县里建厂、搞建筑用石灰,都要到我们县来买。所以,那些年,我们县里凡是附近有山,山上有石灰石的地方都有石灰窑,全县石灰生产颇具一定规模。很多村办烧石灰副业都赚了不少钱,社员分红也增加了收入。石灰窑在我们那里当时成了“摇钱树”和“聚宝盆”。

到了八十年代初期,县里建起了水泥厂,有的乡镇也建了小水泥厂,水泥作为建筑材料,很快取代了石灰。石灰销量受到了很大影响,石灰窑就明显减少了。后来生产队解体了,石灰窑就变成个人办的了。但也还有不少坚持生产了好几年。到了九十年代,水泥生产大量增加了,加上人们开始重视环保,对烧石灰产生的空气污染进行治理,各地的石灰生产被先后取缔,那些石灰窑也就逐步消失了。现在,除了一些边远山区和远离城市村庄,烧石灰不会造成大的空气污染的地方,还有少数烧石灰的,城区和村庄附近大规模的石灰生产已经没有了。

建石灰窑,烧石灰,用石灰做建筑材料,是一个时代发展的产物。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环境保护的要求,如今,石灰生产已经基本退出了历史舞台。但那些年月里、那些石灰窑和那些人们在石灰窑上忙碌的场景,却将成为历史的印记,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2021.03.01—12(3640字)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那年那月 那些城外路边的石灰窑》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