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忆游锡惠山

忆游锡惠山

作者:山外山发表于:2021/3/11 21:03:15  短篇写景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江南水多,植物茂盛。从车窗看去到处都是绿葱葱的:村庄埋在树里,山埋在树里,城市也淹在绿树之中。快到无锡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山尘上有座塔,还有寺。

那是一九八九年五月,我们去无锡参加纺织品交流会。坐了一夜一天的火车,头晕体乏,洗漱完写了一点便早早睡下。

次日早晨赶赴会场时,一抬头又看见了那山尖上的塔,还有寺,原来它们就在市内。天阴着,下午开完会阴得更黑了,没有下雨。同伴都回了旅社,我一个人去登山。

那山叫锡山,相传古代山上有锡矿,秦时名此地为“有锡”。当时青铜器、锡器在生产、生活和战争中用量很大,锡矿的开采量也就相当大。到了汉代,山上的锡被采绝,此地便改名“无锡”,遂有“无锡锡山山无锡”的说法。秦汉至今二千多年,在锡山上早已看不到当年采锡的痕迹了,锡山上最为显著目标,就是山顶上龙光寺内的龙光塔。

龙光塔修造的精巧美观,共七级,塔身为杏黄色,塔内有阶梯,缘梯而上,每一级都可以凭栏远眺。登上顶层,就有凌空之感,往下看,无锡市里大大小小建筑都与绿树相拥,城内城外一派葱笼。山脚下的五爱大街上熙熙攘攘;京杭大运河从西北来,向市区绕了个大弧,又从市区穿过,伸向烟霭茫茫的远方;运河里往来着运输的机船。河水里漂着些塑料袋、瓶、罐等一些杂物,泛着白沫,很脏。

锡山和惠山的山脚之间有一小湖,叫“映山湖”。这个映山湖可倒是名不虚传,它象一面天然的宝镜,映山入湖,映塔入湖,映树入湖,映亭榭入湖,人游于岸,倒影也在湖中。小船划过来,倒影全都摇散,在层层涟漪中闪烁,然后又慢慢拼凑起来。小湖四周树林荫翳,微风吹过有阵阵清香。

绕过映山湖往西是上惠山的路。惠山上植物种类相当多,而且极其茂盛。树林里积年的落叶厚厚的,用树枝扒了四五寸才见到潮糊糊的黑土。一条小路在正山脊上蜿蜒起伏、忽隐忽现通向苍翠的远方。我走在小路上时,云更低了,空气中有些雨星星的,回返的游人已经寥寥,往上去的只有我了,因为这个下午是我在无锡的最后时间,明天就要去苏州了。

忽然听见鸟鸣,这才察觉我离开市区已经远了。很多鸟,在树林里飞来飞去,不怕我,它们似乎诧异:要下雨了!这人怎么还往上走?有一种灌木不知叫什么名字,油亮的绿叶,开米色小花,散发着浓郁的近似茉莉的香气,在映山湖闻到的就是这种香。啁啾的鸟鸣,愈发显得幽静,不时从树上跳下只松鼠,在小道上看看我,又窜上树。我怀着对老天的感激在心里庆幸:若不是这样的天气,如此静好的时空怎么会赏给我一个人受用?心中盛着满满的美,沿小路走去,认可被雨淋沐也是快意的。

在一个小峰之侧,有一古寺改成的茶馆,茶博士招呼我说有好茶。这时我还真有点渴了,于是随他进来。茶馆里收拾得很干净,一对情侣在东北角小桌说话,我进来时,他们起身走了。我拣个临轩的桌坐下,约一份“好茶”,其实我根本不懂得品茶。茶博士五十多岁,高个子,长方脸有些清瘦。淡淡的胡须,下巴有点翘,两眼深邃明亮,透着精明。他一面张罗,一面用“浙江普通话”跟我交谈:“——天下第一泉在中国就有四个,第二泉呢,就这一个!阿丙创作《二泉映月》就是在这里。到这里来不喝一点天下第二泉的水很遗憾啦。”我问他:“二泉不是在山下吗?你这里用的不是二泉的水。”“二泉是在山下,可是从那儿上来你没见么,多脏!根本不能喝的,没有旅游的时候行,二泉的水是干净的。‘二泉’就是名义,其实就是惠山的泉水,这里可是源头呃!”他说着话,从竹皮暖壶往玻璃杯子里倒了半杯水,“你看,这水清不清!”我一看,的确比家乡的井水还清。他回身取茶,将一撮又细又匀的绿茶往杯子里放。我提醒他水已经不热了,他说泡茶不仅要讲究水、讲究茶,还要讲究放茶的火候,好茶,水太热色不正了,味道也老了。水温得要七八十度。我问他怎么不盖杯子,他说盖杯子也同水热了一样,不行的。我看着放进杯子的茶慢慢地都沉到杯底,他又把水倒满,这样一冲,茶叶泛起来又慢慢落下去。他说:“看,多香!”我不愿意表示没有闻到,未置可否,但我见那茶叶落定时,水已呈淡绿色,却依然那么清澈,抿一小口,味道的确不错。他告诉我,这茶产于浙江宜兴县,采自谷雨时节,炒时为了掌握火候,须用手搅。此茶好于一般的毛峰和龙井,名“宜兴阳羡茶”。

小憩告别,雨还是没有下,山上愈静,前面远处是三茅峰。三茅峰在惠山的尽西头,偏僻遥远,好天气游人也不会很多,不用说这个天低云暗的午后,若不是那座翼然落于峰顶的小庙,我也许不会这么执着地只身前往。

小庙座落在峰顶上,碎石墙围着一个幽幽的小院,好几幢庙房参差的挤在一起,总共也不过一百平米。我走近时,从里面冲出来一只小狗,朝我直吠,进了庙,它便退在一边舔尾巴去了。屋里迎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黄白脸,短发间几许银丝,一身皂服,大概是个道姑。她引我进庙,操一口浙江方言问我是不是拜佛,我说不是,只想看一看,她说可以的。那庙堂很小,很暗,可是非常整洁,香案、拜坛桌椅都很旧,擦拭得一尘不染。香烟缭绕,宝座的主位是吕纯阳,左边一尊关羽像。关羽右后方,木板阶梯通着一个小门,我问她可以上去么?她说可以的。便引我从小门进去。只能闻到更浓的香烟味却什么也看不见。她打开电灯我才看清,是一段二米多长,只容一个人通过的窄廊,再左转,是间不足六平米的神殿。本来就灯光昏暗,香烟弥漫中使这间斗室显得格外朦胧、神秘。地上有三个蒲团,前面桌案上有蜡签、香炉,一尊用黄布幔遮着的神象,小屋被填得满满的。我正想问她这是什么神,她却严肃地对我说:“拜吧!”我本来是不拜佛的,就说:“这——有什么规矩么?”她说没有,说着就要关灯,我只好退出来。

出了庙门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心里莫名的不安:这是人家的圣地,我不速前来,受到人家的接待,却格格不入地坚持“不拜佛”,失却了起码的尊重?呸!看见了自己的丑陋。于是又返回来,对她说:“我想拜佛可是不知道怎么拜”。她脸上露出点笑容,说可以教我。她告诉我内殿供的是三茅老爷,很灵验的,她帮我点燃蜡烛和香,教我把香插在香炉里然后跪下磕头。我一一照办,在心里默祷:“三茅老爷,洞宾祖师,关羽将军,虽然素昧平生,可我远道而来,朝拜三位,三位有灵,就请辛苦一趟去朝阳保佑我的母亲身体康泰,精神愉快吧!”

拜完佛,献了十元香资。老道姑说:“喝杯茶吧!”她从橱上取一粗瓷带盖的缸子,往一只白瓷碗注一点深褐略稠的液体,然后用暖壶里的水一冲,飘出一股红茶的香味来。喝完茶给老道姑行了一个合十礼告辞,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一些。回到旅馆已是黄昏了。

本文标签:

锡惠山

审核:xaddlm推荐:xaddlm
关于短篇写景散文《忆游锡惠山》的编辑点评:

自然,真实

——xaddlm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