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脚下

作者:山而发表于:2020-05-27 10:01:07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时令已是三月,本该是莺歌燕舞,绿草如茵的好春时节,老城却依旧有点折胶堕指,似乎还没有揭去寒冬的符咒,尤其是那城墙的脚下,也仿佛是受到庚子年新冠疫情的影响,显得格外凄沧,往日里人来人往的情形,如今也不复存在。唯独,一位拾荒老人一直坐靠在那老城墙下,与城墙互相分享着彼此之间少有的温暖。

破晓清晨,还是有断断续续的风从老城的街巷穿过,时不时老城也会哆嗦那么几下。谭越和季晨两人前一天约好要去街道上了解疫情期间的情况,作为大学志愿者协会的成员,他们想着以笔为器,来向人们传输这病毒肆虐、急如流火的疫情期间老城的种种景象,也希望国家能够早日战胜瘟神,老城能够早日恢复往常的喧闹。两人戴着口罩,顶着大风,缓慢地行走在小路上。

“哎,要不是疫情的影响,这家‘邵记包子铺’一定还是极其红火,座无虚席”,季晨叹息地说。

“可不是嘛,疫情对老城的打击的的确确太大了,你看往常熙来攘往的大街。如今真的是萧索凄凉”,谭越脸带无奈。

“咱俩去城墙那边走走吧,上大学之后,也许久不曾去过了”,一阵风吹来,季晨颤抖了下。

“走吧”。说罢,俩人便朝着城墙那边走去。

城墙脚下,那位拾荒老人依旧倚靠在城墙上。他花白头发,约莫着七十多岁,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迷彩帽,穿着一件宽大褴褛的棉外套,脚上是一双破旧的解放鞋,那双发灰的旧鞋早已炸开了线,露出一排深黑色的脚趾在空气中发抖。天气也是出奇的冷,他正在用那有点僵硬的手指翻看着一本泛黄的书,时不时地用笔在书上圈画,沟壑纵横的脸上尽显示出人生的风霜,旁边一只黄毛的老狗依偎在老人的腿上。

正在这时,一位小男孩把已喝完的饮料瓶当球一样踢起来,一下踢到了离那位老人几步远的地方,老黄狗听到声音,耳朵竖了起来,老人看到小孩缓缓向他跑来,对着小孩和蔼一笑。

“别过去,回来”!孩子的父亲急忙地喊道。

小男孩听到父亲的声音后,匆匆忙忙向父亲跑去,那位父亲随即握紧孩子的小手,“那老头那么脏,连口罩也没有戴,平日里来来回回有人从他那里走过,现在疫情这么严重,谁知道他身上有没有病毒呢?谁能保证他不会传染呢”?说完,便带着孩子急匆匆离开。

老人听完男人的话,摇头一笑,继续读起书来,不时地抬头望望昏黑而夹杂着杂质的天空。季晨和谭越也是感到一阵心酸,陷入了沉思,思忖片刻,二人走向老人。

“老爷爷,我们这里还有几个口罩,现在疫情险峻,您收下吧”。两人齐声说道。

“娃,口罩现在这么紧缺金贵,你俩还是留着吧,我一个老头子也活不了多少时日了,你俩娃自己留着吧”,老人说话时瑟瑟发抖,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用衣角擦擦双手,想要推辞回去。

“老爷爷,为了您的身体,您就收下吧”,谭越连忙地说。

“收下吧”,季晨带着微笑向老人说。

“那,可太谢谢你俩娃了”,老人激动而语,用一张干净的报纸,小心翼翼地将那几个口罩包了起来。

言语之间,老人讲起了他的故事,季晨与谭越伏地而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老人与妻子本来是武汉市黄陂县的煤矿工厂的工人,1995年,政府撤销黄陂县建制,成立武汉市黄陂区,为了发展绿色产业,煤厂在政府的决策下倒闭,老人与妻子也失去了工作,被迫下岗。下岗之后,老两口回到了老城,过起了简简单单的生活,虽说日子是差了点,但是精神世界却完全没有因此而荒芜,两个人都是书籍的爱好者,在闲暇时间里,会去读一些名人名作。2003年,老人的妻子被检查出了肺癌,临走时说还想再回武汉看看,毕竟自己的一辈子都在那里度过,老人答应在她病愈后与她一同,遗憾的是,妻子没有等到那一天。两个月之后,妻子离开了人世,老人悲痛不已,加之长时间的劳动,老人患上了腿疾。2014年,一场罕见的暴风雨使老人那年久失修的土房崩塌,老人也没有孩子,自此无依无靠,在老城里捡拾垃圾来艰难度日。

“那您没有想过办法去武汉吗”,谭越一股暖烘烘的热潮涌上心头,泪水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

“想过,哎,但是我这腿不行,坐车去也没有钱,”老人这时说话也有点哽咽。

季晨的心也像数万根钢针插着,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无比的难过。

“没事,等这次疫情过去了,天气再暖和点,我再捡拾捡拾垃圾,一定想办法去武汉,了却我妻子的遗愿和我的心愿”,老人眼神病态但却坚定。

“老爷爷,你一定能去的”,季晨与谭越同声说道。

“娃,还是谢谢你俩,天冷风大,你俩早点回去,”老人脸上有一丝微笑。

季晨与谭越与老人道别之后,走走停停,回头凝望着老人,直至看不到老人。

……

几日之后,在城墙的脚下,疫情期间的巡街人员发现老人的身体已经冻得僵硬冰凉,唯有老黄狗依旧趴在老人的身上。

在对老人进行物品清理时,发现老人贴身的一个褪了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着皱巴巴的七百元,还有,几个被报纸裹起来的口罩。那本泛黄的书里,夹着一个淡黄的便条——“罢了罢了,寥寥可数之财,贻笑贻笑,捐于武汉,吾魂当归!”

季晨与谭越知道老人的事情后,十分悲痛,跑步去城墙的脚下,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二人将老人的故事写进了文章里,也写进了老城。

是的,疫情还未退散,但春日温暖指日可待,城墙脚下,狂风之后必见暖阳!

——2020年5月25日于三门峡
本文标签:

疫情生活希望

审核:秋嫣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城墙脚下》的编辑点评:

文章写出了小人物的大爱,字句上多多锤炼,加油!

——秋嫣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