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小说>> 水生出嫁芭蕉花

水生出嫁芭蕉花

作者:zhangyongsheng发表于:2020-04-20 22:03:52  短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这是一个叫旮旯村的地方,这是一个仿佛被遗忘的贫困小村庄。这里一年四季只有少的可怜的雨和狂吼不止的风。

水生家在旮旯村西北角的半坡上,这是旮旯村的最旮旯。水生爹和水生妈都是最老实不过的人,村里仅有的背风的平整地,都被别人占了,无奈他们就把房建在了这里。因为没有可以挡风的屏障,水生家成了狂风首当其冲的地方,整天整天的刮,整夜整夜的吼,仿佛要把这三间低矮的泥巴房吹散架一样。水生就出生在这里,居住在这里,虽然叫水生,却是一个最缺水的地方。

一天,不知从什么地方吹来半张发黄的破报纸,水生要去拉屎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它。他一边蹲着,一边随手展开破报纸看,瞬间上面一小副芭蕉花的图片吸引了他,虽然报纸有些泛黄还有尘土,却挡不住芭蕉叶那浓艳的绿和芭蕉花那应心的红。这是一种一见钟情的冲动,“我要种一棵芭蕉花。”这是水生还没拉完屎就做下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水生带上自己攒下的钱,给爹妈招呼一声,就向离旮旯村最近的一个集市出发了。集市上一个姓吴的花匠,常年在集市上卖花,不过大多是一些非常耐旱的花。水生赶到时,兴奋地脸都有些红了,也许因为兴奋说话都有些不太利落,有些磕绊的问:“吴伯你这有芭蕉这种花吗?”吴伯说“有,不过不耐旱,不好活。”“没事,我就要它了!”水生没有任何犹豫。这是一颗小小的块茎,水生用一块临来时准备好的湛了水的湿布,紧紧地包裹着它,向着家里兴冲冲急赶,连爸妈交待他买的东西全都忘到脑后了。此刻,一颗满怀期望的种子,已经在水生的心里悄悄地生根发芽。

回到家,水生就把芭蕉花种在自己居住的那屋的窗下,他想一醒来就能透过窗户看到它,即使躺在炕上也能闻到它,做梦也能梦到它。他把能省的水都省了下来,以便有更多的水来浇灌它。一天天过去,芭蕉花从土里冒了出来,在嘶吼的风中摇曳着,慢慢的一天天长大,它是他的希望,映着他每天的笑脸。

茎越来越高,叶越长越大,但芭蕉花却不似以前精神了,茎和叶都散软着,地皲裂着,水生知道它需要更多的水,但他已经用尽能所有省水的办法。他心里焦灼着,却毫无办法,唯一的希望就是盼着老天忽来一场及时的雨,能让他的芭蕉花一次喝个够。爸妈看着颓丧的水生哀叹一声:“养不活的,太旱了。”但水生依然默不作声的,每天浇着省下的仅有的水。芭蕉花虽然散软着,却也挣扎着每天的活着。生水的心动摇了,他想也许我不该养它,它不属于这里,它属于一个雨水充沛的地方。

一天,罕见的一辆车途径水生家的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来到芭蕉花前,饶有兴致的左看右看。水生看到问:“有事吗?”“这是你的花?卖吗?”那人问道。“我想把它种在我别墅的影壁前。”那人又说道。“你那里水多吗?”水生说“它需要很多的水。”“当然!我那里有用不完的水。”那人得意的说。“我不卖它,但可以送你。”水生平静的说。那人怔了一下,说:“好的。”水生取来撬搞小心翼翼的把芭蕉花挖了出来,他又取来水,用一块柔软的棉布沾着水,把芭蕉花的每一片叶子上的尘土擦拭干净,他轻柔的,小心翼翼的,又无限爱怜的,就像在为出嫁的女儿梳妆打扮。他又在芭蕉花的根部浇上了省下的所有的水,然后用一块塑料布严严的包裹起来。做完这一切,他仿佛放下心来,他想:及时路程再远,它也不会渴死。“你确定不要钱?”那人问。水生没有说话,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那人把芭蕉花放进车,在迈进驾驶室关门的刹那,轻蔑的轻说了声“傻蛋。”水生听到了,但他只是默默地目送着他最爱的芭蕉花越走越远,转过土岗,最终消失在茫茫的天涯……

院里消失了最后一抹绿色。呼啸的风,抹平了芭蕉花留下的痕迹,也埋葬了水生的心。他最爱的芭蕉花,它曾亲自种下它,又亲自送走了它。但他只是心死了,但他永远不会后悔,他知道离开贫瘠的他,它会过的很好。它一定要过的好,它现在应该已经开花了吧……

本文标签:

关于短篇言情小说《水生出嫁芭蕉花》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