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作者:温雅兰发表于:2012-08-14 20:08:39  短篇抒情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唯独在人海中丧失了关于你的消息,这让我在遇见的那一刻变的无比的羞愧。岁月映射着我那张不再清俊的脸庞,灾难系的卷轴上语言这样写道:灾难的平复,就像那滚滚的天雷,落向地表时,毁灭,像是在完成一种使命。 我听闻黑暗的幽灵在我的房间里歌唱,我听闻那黑色的血腥涂满在坍圮的墙脊,对于人生我也开始了无望...

我的人生阴晴未定,漫长的旅行分割成众多的小站,来时的行程没有在下一站里告知。绝望的城市,不再有春色,一转眼让我熬到了年荒,却变成了一个人,让我望着故城生恨

车次的序列号像是被打乱了的门牌号码,包裹着悲伤的邮件在准时黎明之前和在黄昏后收发一次,变成了人绝望的性格,染成人到骨髓里的残痛,无人作证。抬头再也不见送葬人,那时好像有旧庭花,那时好像昨日梦魇,那是变成回忆里的残忍...

触手可及的盛夏光年屋顶上袭来一阵寒流,台风住进了这座城市,不偏不倚的洪水淹没了我回家的路。走在路上我成了绝望的,记忆里的残羹让我的血液分流,血液里血不再有阵痛因子,命运让我们分隔,预言师道破那再也正常不过的证词。它们就像像黑色的梦魇,我听闻着夹道逢生的故事,耳闻目染染指青春的罪孽,抬头遇见韶华时光里最美丽的欺骗。偌偌行走的荒年,开始种上荒芜的种子,包裹着记忆中的残片不痛不痒的就这样生长着。

我一直在梦中梦见着那只金色的麒麟鼓弄着鼻息里绵长的火焰,丑陋的鼻子印成那沿江的悬崖石川下的沟壑,迎风飘荡的灵魂盘踞在那幽深的山谷,仓皇的庭院挂满了黑色狮子的腐尸,天上领头的秃鹫率领着一行大雁往南巡,走到我平南宫绝望的灯塔处,停下来见证我内心的不安。那位气绝的天人在那样一个世界里登顶,身着着白色的长衣驾在闲云野鹤之中,长笛之下藏着绵弱而幽深的故事。心门虚掩的动植园那棵盛满光阴的树长身体一半被劫开,露出了圈外的年轮,像是南国马车车夫弃车步行在禅寺的游历。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秋后问斩的死囚,无法聚集着温暖身带着温饱奔赴下一季的死亡。园内的故事之树的叶子在日光中被晒成灰色,叶绿素在细胞核内得到了蒸发,这是一场世界里的剥夺,就像它早已经弃绝的营养。

窗子上留下了台风肆虐过后的痕迹,八月的“海葵”快要走了,带走了我要爱的那个人,最怕这种孤寂之后不受人摆布的流浪,心中不安再次接受这种现状。生命中来去的自由始终犹如一阵风,修整那悬崖断臂上寥峭的岩石,给登山的人增加阻力,平原肆掠的风终快要走了,给心中脆弱的人平添了末日。它始终也不是好汉,就像沿海边的河滨故事再次经历过一次涨退,到现在只剩下平静我已看不见她曾经汹涌时的景象,它来的倒是有多快多迅猛啊,快的我已看不见它,只剩沿岸枯梗烂叶被泡胀的腐尸。台风前往过来剥夺生命时,竟连说也不说一声。

刚下火车,想起那人依然让我心里难以平复

西汉的南疆,将军监管的粮仓毁于一场大火,将军便做了一场由西往东的逃逸...

扩散的灾难元素弥漫在空气中,进化者某种难过了要死的弱音符...

梦里无法得到解释的东西,总是在现实里应验...

审核:彼岸花推荐:彼岸花
关于短篇抒情散文《梦醒时分》的编辑点评:

你的文字总是会让读者不自觉觉得悲伤,我苍白的文字始终还是无法道出你想表达的深意,我在读,在慢慢品味你的文字和内心。梦境中的很多东西总是我们潜意识中的,所以它会出现在现实中

——彼岸花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